別誤會,我不是要寫信向浪矢爺爺您諮詢甚麼煩惱事,雖然煩惱天天都多,更不是要告訴您,您曾經作出的回覆,對我的人生產生了甚麼影響,先不說我根本沒有寫過信給您,現在也肯定錯過了您的三十三周年忌日、浪矢雜貨店諮詢窗口一夜限定復活的時段,除非這封信又因甚麼不明原因,穿越時空,傳送到某個年齡的您,又或是某個闖空屋的少年手上吧。

  然而,既然您連一張空白的信紙,都用心回覆,我讀了以您為主角、東野圭吾筆下的原著小說《解憂雜貨店》,還有欣賞了中英劇團以這個故事為軸心的舞台劇,心中有些感悟,覺得還是要給您寫些甚麼。

  正如文首所說,煩惱天天都多,誰不想有高人在旁,指點迷津?只是自己的煩惱,也就只能自己去解開,就算真的有浪矢爺爺那些充滿智慧的熱心解答,不合聽就是不合聽,有時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活到這個年歲,更加明白許多事情,乃至決定,都沒有對錯之分,有的只是責任,您也說過,寫信來的人本來就有了決定,我覺得您的回信,就是讓煩惱人提起勇氣,堅定心志,作出決定,負起責任,無論最後的最後,會是怎麼樣。

  數年前曾興起寫信給未來的自己,我也曾經寫信給一年後的自己,信上寫着,不要忘記寫作的初衷。是的,我覺得初衷才是最重要的事情,這便是穿越時空、貫穿過去現在未來的「信」。鮮魚店音樂人的《重生》,其實是每一個煩惱者都要自己去創作的「曲子」。

  還有還有,想跟您分享,中英劇團版本的《解憂雜貨店》,最後一幕很叫我感動。本來一直對那些高懸上方橫橫直直的「吊飾」不明所以,但劇末時,它們統統降下來,原來既是「沒有地圖」的敦也的路障,也是「地圖」,雖然仍像迷宮一般曲折,但至少他去闖了。

  雖然跟浪矢爺爺您素未謀面,您也沒解答過我的煩惱諮詢,但我還是要寫信給您,講一聲,謝謝您。

黃子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