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是湖南城市學院教授,專門從事《山海經》研究的歷史地理學家,推出多本相關的著作,本書是漫畫普及版。

  你對《山海經》沒有印象,不要緊,你一定聽過本地網友杜撰的「神獸卡」(即《高登神獸戰》),甚麼「悉尼老鼠」、「地剷霸蠸」、「一蕉羞貍貔」……如果你想增強創作力,繼續宅在家中自娛自樂的為網民提供笑話,不妨看看這本有圖、有解、有導讀的歷史趣談書,保證你有更多的靈感。若你嚮往科普知識,又對中國神話有好奇心,亦請瀏覽本書,這裏有你想追尋的題材。

  《山海經》由《山經》及《海經》兩大部分組成,《山經》是以山嶽、山系為綱目的地理民俗誌,《海經》則記錄海荒地區的神奇怪誕傳說。《山海經》作者不詳,成書於兩千多年,即是周朝年代,從內容推斷可能是官府圖冊,後來漢朝一位官二代劉歆,秉承相等於皇家圖書館館長爸爸的事業,為皇帝編輯藏書工作,其中一項就是重新編訂了這本堪稱中國奇書的《山海經》。原本的《山海經》真的有如今天的「神獸卡」,即是有繪本的,可是早已失傳,現時看到的《山海經》神獸插畫,最早、最流行的版本是出自明代胡文煥、蔣應鎬手筆,本書有收錄部分插圖。

  談起神獸,請看這個故事,是早於劉歆百年之前發生的︰漢武帝接收一隻進貢而來的鳥,比起我們的「北行鳥」、「憤怒鳥」,更加超乎想象力之外,「這鳥很奇特,只有一條腿,長得像鶴。」漢武帝問大臣這是甚麼鳥?朝中無大臣敢答,唯有學識淵博、轉數又快又夠高的東方朔有本事提供答案,原來他看過《山海經》,認得這就是「畢方鳥」。漢武帝大悅,於是明令大臣以後都要學習《山海經》。清代《禽蟲典》所畫的「畢方鳥」不但獨腳,還長得一張人面,胡文煥的版本就比較正常的一隻鶴形的鳥。

  《山海經》是一座神話寶庫,以分層結構式的搜集不同類別的神話,「畢方鳥」屬於「動物神話」類,同類之中,有一隻鳥不可不識,這是涉及近代史一位受爭議人物——年輕時長相七、八分似「哥哥」張國榮的汪精衛。他原名汪兆銘,曾參加同盟會搞革命,精衛是他的筆名。你會問,這位「哥哥」不是宅男網友,為何找隻神獸做自己的「馬甲」,一定有段古的。對,以下故事從二千年前,跳到百年前的民國。

  話說汪精衛當革命志士,被指派做金牌殺手,任務是謀刺清朝攝政王載灃,可惜失手被擒。汪自知凶多吉少,在獄中寫了一首詩寄意,名為《被逮口占》又名《慷慨篇》,開頭四句︰「啣石成癡絕,滄波萬里愁。孤飛終不倦,羞逐海鷗浮。」詩句的典故就是出自「精衛填海」。《山海經》的《北山經》記載,上古時代炎帝的小女兒女娃,在東海溺水死,死後化身為一隻「白喙赤足,首有花紋」、名叫「精衛」的鳥,這神獸一日又一日、一年復一年到西山銜木石以填東海,她決心要把東海填平,免得別人也溺死在大海之中。汪精衛以這神獸的堅韌精神自許,立志推翻清朝建立民國而不惜一切。

  今天我們談起填海,大家應該要學「精衛填海」。填海工程不難,大家毋須學精衛鳥從西山叨樹枝、沙石去到東海,今時今日,中國發明了一隻比神獸還神奇的機械神獸「天鯨」號大型噴沙填海船,真是「話咁快」就可以有個島。大嶼山三幾個人工島可謂「濕濕碎」!之不過,香港並非人人贊成填海,若要順利完成填海計畫,難度最高是促使市民及一眾利益團體達成共識的「社會工程」。

  你問,是不是特區領導和官員要胸懷「精衛填海」之志?你可能想多了,我其實想說,香港未能置業或上樓的人,需要有「精衛填海」的鬥長命、永不放棄(擁有物業)精神。順帶一提,中國從古到今都欽佩「精衛填海」精神,「精衛鳥」被稱之為「誓鳥」、「志鳥」、「帝女雀」。除此之外,又叫做「冤禽」,我認為這個沒有洋溢褒獎的別號,才是最寫實,尤適用於等填海、等起樓、等上樓的香港人,不知你同意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