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一地兩檢」條例的司法覆核案昨在高等法院續審。政府方資深大律師余若海指,「一地兩檢」正好顯示香港與內地制度有異,清晰體現了「一國兩制」原則。他又強調解讀《基本法》應以目的為本,因時制宜。將內地口岸區當作是內地範圍,既符合實際需要,也保障公共秩序和國家安全。人大常委會去年就「一地兩檢」的決定對法官具約束力或「重大的游說價值」,法官應謹慎考慮。法官聽罷與訟各方陳辭,押後裁決。

  余若海形容,西九龍站的內地口岸區猶如中國在香港的外飛地(exclave),由於它位處地底,故無改變香港地界,不會影響香港領土完整。若非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內地根本毋須在港設出入境關口。

  余若海又引述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王磊的專家報告指,人大常委會具排他性的違憲、違法審查功能,其決定本身可成為法律。此外,人大作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其決定對港有強制性的法律效力。她亦有權監督憲法實施,故當然有權判斷法例是否符合《基本法》。相反,《基本法》條文參照中國憲法寫成,故《基本法》本身不具排他性,不能抽離憲法的背景去理解《基本法》。

  申請人一方面要求法官忽略人大常委會指「一地兩檢」安排合憲的決定,另一方面卻指本案上訴至終審法院時,人大便有權釋法。余若海質疑,既然案件終會在終院處理,原訟庭法官無理由在現階段忽略人大常委會決定。

  申請人又質疑,在港另立內地特區並非《基本法》草委的原意。余認為《基本法》草委必不會預想回歸二十年後高鐵落成,故解讀《基本法》應以切合現代需要為旨。他重申港府和內地當局幾經商議,認為在西九龍站實行「一地兩檢」是唯一可行方案,否則不但帶來不便,更破壞整個高鐵交通網絡的構思。

  申請方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回應指,終院提請人大釋法前,都會先提出釋法的原則和方向,而非任由她們解釋,故法官判案時不能期望人大決定已算是釋法,為減省麻煩而「先意承志」。若人大可隨時隨意釋法,法庭判決便會失去確定性和一致性,威脅香港法治。案件編號:憲法及行政訴訟一一六〇、一一六四、一一六五、一一七八——二〇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