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自古才子多風流,作為文壇巨擘的金庸,一生經歷三段婚姻和一次暗戀;從跟第一任妻子的一見鍾情、第二任妻子的患難與共,到第三任妻子的細水長流,還有一段只得襄王有夢的暗戀。每段感情雖未若自家筆下的男女主角般盪氣迴腸、賺人熱淚,但每一段都是愛恨分明、刻骨銘心。

  金庸的第一任妻子叫杜冶芬,當時金庸在香港《大公報》負責主編副刊,杜的胞弟是該報忠實讀者,一次去信該報發表意見,因而與金庸認識;杜弟其後邀請金庸往其家作客,金庸瞥見當年只有十七歲的杜冶芬,對其一見傾心,兩人迅即墮進愛河,一九四八年於上海舉行婚禮。

  兩人成婚後,杜跟隨夫來港定居,惟她因不懂廣東話,久久未能適應在港生活,加上金庸工作繁忙,經常冷落嬌妻,兩人感情轉淡,最終離婚收場,沒有生育兒女。

  金庸與杜冶芬婚變,當年有傳是女方另結新歡,多年來金庸對此一直保緘默,直至他七十四歲那年才稱,「現在我不怕講,第一任太太Betrayed(背叛)了我,我第一次結婚的時候,她很愛我,我很愛她,但後來離了婚,你問我後不後悔,我說不後悔。」

  第一次婚姻失敗,金庸才三十出頭,正值盛年的他,原來對當年的大明星夏夢十分迷戀。為親近佳人,他便往夏的電影公司做編劇,可惜女方名花有主,金庸只得黯然神傷地離職,並懷着失戀的痛苦,完成了名著《神雕俠侶》。

  失婚及「失戀」之後,直至一九五六年,金庸與當年只有二十一歲的第二任妻子朱玫結婚,婚後育有兩子兩女。

  朱玫是知識型的事業女性,她與金庸在一九五九年創辦了《明報》,金庸任主編,朱則報社家庭兩邊走,開始時《明報》銷量不理想,兩夫妻胼手胝足艱苦經營,直至七十年代,金庸寫畢十五部長短篇小說,大受華人歡迎,《明報》此時亦躍身成暢銷的大報。可惜,他與朱能共患難未能共富貴,朱玫與金庸都是性格剛強的人,兩人的婚姻生活並不愉快。

  當時四十三歲的金庸,其後在報社附近一餐廳,邂逅比他年輕二十七歲的女侍應林樂怡,除被對方的清麗脫俗外表吸引,有說當年金庸打賞十元小費給林,但她以「文人賺錢是相當辛苦」為由拒收,令金庸對她另眼相開,善解人意的林樂怡將金庸俘虜,與朱玫的婚姻亦告終。

  有指朱玫當年提出兩大條件,才願意離婚,一為金庸付一筆錢作補償,其二是他不能與林有孩子,金庸都予以應承;他後來在訪問時說,「我對不起朱玫,我作為丈夫並不成功,我心裏對不起她。」

  人到中年,金庸排除萬難展開一段忘年戀,他尤珍惜與林樂怡的相處,兩人婚後金庸送她往澳洲留學,至近年林則陪伴夫婿到英國讀書、四處旅遊和講學;兩口子閒時一起煮飯做家務,日子雖平淡,但執手偕老的愛意,卻盡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