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金庸筆下膾炙人口的武俠小說,深刻描繪人性,反映現實,將武俠文學發揚光大,成為「武林盟主」,更蜚聲世界文壇,其小說被翻譯成多國語言暢銷全球,風靡全球各個階層華人,成為華人世界的共同話題。他曾笑說:「我希望死後一、二百年後,仍有人看我的小說!」

  有人說金庸是一個神話,一個奇迹,他將武俠小說藝術發揚光大,成為一代宗師,「金庸迷」遍布全球,從國家領導人、諾貝爾獎得主到普羅大眾,「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小說。」

  「金庸」是查良鏞的筆名,從「鏞」中一分為二,成為「金庸」,並從一九五五年開始撰寫《書劍恩仇錄》,到一九七二年以《鹿鼎記》封筆,共著有十五部武俠小說,他更將其中十四本小說書名之首串成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家喻戶曉,婦孺皆知,更是「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小說」,部分著作更已譯成九種語言出版,暢銷全球。

  近年,金庸小說更被改編成漫畫、電玩遊戲及動畫,甚至芭蕾舞劇,使不同層面的受眾都能領略到金庸小說的精妙。

  有統計顯示,金庸的武俠小說平均每部再版達一千次以上,其中單行本再版次數最多的是《天龍八部》,達二千一百二十四版,其次是《鹿鼎記》,為二千一百二十版,獨立短篇《越女劍》,亦有三十一版;兩岸三地的總銷售量,連同盜版的在內,累計已超過一億。

  金庸的小說讀者遍布全球各個階層,從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國民黨中央前主席蔣經國、著名科學家兼諾貝爾獎得主楊振寧及李政道、著名數學家陳省身等,到專業人士、政要、教授、市民及學生等,都是「金庸迷」。

  其著作更獲得高度評價,構思精奇,創出多種驚天動地的武功,如一陽指、蛤蟆功、九陰真經等,氣象萬千,更將歷史、哲學、文學共冶一爐,深刻描繪人性複雜多變的一面,觸動讀者心靈,自創一格。

  「武林盟主」靈感何來?金庸曾解說其小說靈感來自生活、人生閱歷與歷史故事,他童年在家鄉浙江海寧曾聽聞乾隆的故事,便是其首本武俠小說《書劍恩仇錄》的主線,《笑傲江湖》不但諷刺文革,他更希望通過小說反映中國政治生活,「說的不獨是一般的中國人,全世界人類的政治生活也是這樣。」

  中國傳統文化提倡「文以載道」的思想,但金庸卻有不同意見,堅持其小說只為表達理想,反映現實,他曾說:「我自己寫的小說不會載道,載道也不應用小說去載,我寫的社論可以載道。小說、詩歌是用來抒發個人情感,表達個人理想」,將筆下的俠義世界,呈現出人與人之間最美好的感情,鼓勵大家「做一個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