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

  在藝文氣息濃郁的台北,真的走到哪裏,都嗅到書香、聽到樂韻、欣賞到展覽和演出。這次雖為其他採訪事情而來,卻還是跟《大稻埕國際藝術節》不期而遇,這個民間獨立發起的藝術節,敲定於一塊偌大的、爬滿歷史痕迹的大稻埕區(大同區西南部)上演,舉辦至本月三十一日(三),筆者早有聽聞過,決定在上機前一刻跑到現場,感受一下熱鬧的藝術氣氛。

  因為人生路不熟,也對這個藝術節認識不深,筆者甚至不知道舉辦的實際地點在哪裏,後來得到一位談得熟絡的書店職員引路,便試試在捷運大橋頭站下車,然後朝着北門站方向、靠倚淡水河畔一直走,甚有冒險精神。只是欣賞沿途一列老房子、舊建築,還有很地道、很平凡人家的街市,以及傳統的布料店、線香店等等,新潮的也有精緻得很的咖啡廳,不一樣風景,已夠賞心悅目。

  走着走着,來到一家專售工藝選物的店鋪「地衣荒物」跟前,只見牆壁貼上《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海報,並有相關地圖可取,便知走對了路,把地圖拿上手一看,才知道地衣荒物正在舉行《荒物聲響裝置展》,正是藝術節節目之一,立即推門而進。

  這個展覽設於店子後門外中庭天井位置,這是當地老建築特色,參觀者便恍如走進歷史之中。這個聲響裝置其實取材自很生活化的鍋碗瓢盆,還有竹筷木匙,均從高高的吊下來,當然少不了對大稻埕很富代表性的稻米,組合起來成了敲擊聲響裝置,就以器物,甚至荒物發聲。起初以為只是觀賞性質,後來向店員查詢,才知道公眾可跟這個電動裝置互動,只消刷一下相應QR Code,立即接通裝置,敲打擊碰,創作既屬於自己也跟地方扣連的聽覺記憶。雖然我也實在是敲得亂七八糟。

  離開地衣荒物,持着藝術節地圖,更懂方向。無論是行人道、文創小店,抑或小劇場等等,適時抹上濃烈藝文色彩,許多展覽、表演、工作坊,等着公眾參與。好像當天的迪化街就有《2018大稻埕秋穫季》主題「稻地織味」的時裝騷展演,結合了在地服裝品牌及設計裁縫工作室,一個個模特兒走着Cat Walk步伐,展示大稻埕的布料服裝產業新風貌,筆者也佇足觀賞了好一會兒。

  拐個彎,本來要探進1920s書店,卻被門外一位街頭表演者的歌聲吸引住了。這位大男孩名叫廖克晉,不忘留下介紹,誠邀遊人登入其社交網絡和YouTube頻道,他當天唱的其中一曲,是筆者已經許久沒有聽見的張震嶽《愛我別走》,他的歌聲也實在溫柔。藝術節上演的街道上,人來人往,焦點散渙,這一秒鐘誰都是主角,下一秒鐘誰甚麼都不是,「愛我別走,如果你說,你不愛我,不要聽見你真的說出口,再給我一點溫柔」,聽起來也實在叫人有點不忍,我和幾位遊人便留在此處,聽完整曲,掌聲鼓勵。

  長期讀者都知道,這個欄目是音樂導向的,筆者就暫且打結,其他藝文發現,還是留在其他專欄再寫好了。說到音樂,筆者還跑到台灣戲曲中心的台灣音樂館裏,在這家圖書室快速閱覽一下台灣的傳統音樂、原住民音樂、流行音樂等等歷史和藏品,也在誠品敦南店到此一遊,於音樂館被那裏的David Bowie專區吸引住了。不過,有趣的事情有時候是近在咫尺,實不必千里尋,好像筆者下榻的旅店附近,就有一家澤龍音樂唱片店,還有旅店接待大堂放着一台看起來很舊式的鍵琴,都是筆者拖着行李篋準備離開台北時才發現,來去匆匆,未能多待一下。沒關係,下次就為着那台不知是否還能動的鋼琴再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