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老下屬落馬不到1月,年近70歲的他也出事了)

今天上午11時,一位“40後”落馬了。

據中央紀委官網顯示,內蒙古自治區供銷合作社聯合社原黨組書記、理事會主任劉金水落馬,這位廳官的特點有兩個,其一,他1949年1月出生,今年69歲;其二,他當理事會主任是在1997年5月至2010年4月,換句話說,他已經退休8年了。

一個細節是,今年以來,內蒙古供銷社系統動靜很大,1月一位副主任受審,檢方指控他騙取國家羊毛貼息款,涉貪汙罪;9月另一位副主任唐利民被查,唐利民也是劉金水的老下屬。

老下屬剛剛落馬

先來簡單說下劉金水。



公開資料顯示,劉金水是河北省保定人,1969年8月,20歲的劉金水參加工作,先後擔任過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三師二十三團排長、副連長、連長。

此後,劉金水又當過兵團烏拉山化肥廠合成車間主任、內蒙古化肥廠籌建處主任等職務。

1993年3月,44歲的劉金水任內蒙古自治區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理事會副主任,4年後任主任。

劉金水擔任理事會主任長達13年,2010年4月退休。

內蒙古方面反腐值得關注。

政知圈注意到,就在今年9月21日,劉金水的老同事唐利民已經被查。

唐利民也在內蒙古供銷社系統工作了多年——

1998年12月,在劉金水任理事會主任1年多後,時任內蒙古自治區農牧業生產資料公司總經理的唐利民任區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理事會副主任,到2017年7月退休前,唐利民在副主任的位子上工作了19年。

也是在今年,該系統還有1人受審。

2018年1月30日,內蒙古自治區供銷合作社聯合社原副主任張鱗龍(副廳級)涉嫌貪汙罪一案一審開庭,檢方指控,張鱗龍“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違反羊毛貼息的相關規定,采取虛報羊毛收購、加工量的手段,騙取國家羊毛貼息款,依法應當以貪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多位一把手被查

這兩年來被清除出供銷社系統的,可不僅僅是在內蒙古。

去年2月10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供銷合作社聯合社黨委委員、監事會主任韓新城落馬

去年5月8日,海南省供銷合作聯社黨委書記、理事會主任簡純林落馬

今年5月11日,寧夏回族自治區供銷合作社聯合社理事會原主任秦亞兵落馬

今年7月2日,四川省供銷合作社聯合社原黨組書記、主任劉國成落馬

今年7月5日,四川省供銷合作社聯合社黨組書記、主任青理東落馬

今年9月3日,北京市供銷合作總社黨委書記、理事長高守良落馬

一個細節是,四川和內蒙古的情況一樣,都屬於接連落馬,隻不過,內蒙古是上下級接連落馬,而四川則屬於前後任先後被查。

當然,落馬者的情況也不盡相同。

比如劉國成在供銷社系統工作多年,但青理東則是在2016年才到了供銷社系統工作。

青理東還屬於“明星官員”。

公開資料顯示,青理東此前擔任過阿壩州委常委、汶川縣委書記,雅安市委副書記,5·12地震後還曾被賦予重任。

2013年,央視《朝聞天下》還曾播出一期“縣委書記青理東:母親撿廢品”的節目。節目中稱,由於工作忙,汶川縣委書記青理東沒時間陪母親,老人為了打發寂寞,隻好隱瞞身份在兒子的“地盤”上天天撿破爛。

而寧夏的秦亞兵則和內蒙古的劉金水、唐利民一樣,在供銷社系統浸淫多年。

2005年3月,時任固原市委副書記的秦亞兵赴寧夏供銷社合作社聯合社任理事會主任,到2016年12月被免職前,秦亞兵擔任理事會主任逾11年。

今年10月9日,秦亞兵被雙開,通報稱秦亞兵涉嫌受賄和濫用職權犯罪,“超越職權違規處理公務,致使公共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涉嫌濫用職權犯罪”。

改革

外界對供銷社系統的關注度其實不算太高。

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是全國供銷合作社的聯合組織,由國務院領導。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設立理事會、監事會,實行理事會主任負責製。



截至2017年底,全系統有縣及縣以上供銷合作社機關2777個,其中,省(區、市)供銷合作社32個,省轄市(地、盟、州)供銷合作社342個,縣(區、市、旗)供銷合作社2402個。

一個事實是,雖然龐大的攤子仍在,但計劃經濟曾賦予的職能和紅利已被時代稀釋,有的供銷社曆史包袱過重、有的供銷社沒有職能、有的社屬企業經營困難。但在企業改製等一系列環節中,總有一些官員能找到謀利的“贏利點”。

改革也在進行中。

2015年3月,新華社發布《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供銷合作社綜合改革的決定》,決定中提到,“目前供銷合作社與農民合作關系不夠緊密,綜合服務實力不強,層級聯系比較鬆散,體製沒有完全理順,必須通過深化綜合改革,進一步激發內生動力和發展活力,在發展現代農業、促進農民致富、繁榮城鄉經濟中更好發揮獨特優勢,擔當起更大責任。”





加強領導班子建設便是改革的題中要義。

決定要求,“選拔素質高、能力強的干部充實到各級聯合社領導班子,特別是選好配強縣級聯合社領導班子。”

此外,“加強對財政投入資金的管理和審計監督”也是改革的重點。

高層要求,各級地方政府要抓緊落實處理供銷合作社財務掛賬、金融債務、社有企業職工社會保障等曆史遺留問題,“任何部門和單位不得違法違規平調、侵占供銷合作社財產,不得將社有資產納入地方政府融資平台,不得改變供銷合作社及其所屬企事業單位的隸屬關系。”

來源:政知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