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四篇文章,駁彭斯演講

四篇文章

◆ 《中國發展絕非來自別人的施舍和恩賜》

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演講中聲稱,中國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的”,“在過去的25年里‘我們重建了中國’”。

中國的發展主要靠全體中國人民自身的辛勤努力

中國的發展得益於我們同世界各國的互利合作

◆ 《25年來美國對中國做了什麼?》

這就是美國政府對中國改革開放的貢獻,不斷的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把“美國第一”糟踏殆盡,直至把中國的改革開放練就金剛不壞之身

◆ 《美國對華“門戶開放”政策的曆史真相是什麼?》

“門戶開放”政策對英法俄日等列強的在華侵略權益沒有絲毫的威脅和觸動,對中國遭受的“侮辱和剝削”更沒有絲毫的減輕,美國提出“門戶開放”政策,關心的隻是它自己在中國的利益不受影響

彭斯先生自詡的“維護中國的主權”,充其量不過是美國不希望中國受到瓜分從而影響它在中國的利益罷了

◆ 《關於朝鮮戰爭,彭斯要補補曆史課》

彭斯所謂中國威權擴張導致朝鮮戰爭、美國人是為自由而戰的說法太可笑了吧

 中國發展絕非來自別人的施舍和恩賜

來源丨新華網

文丨馬彬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演講中聲稱,中國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的”,“在過去的25年里‘我們重建了中國’”。

這真是太離譜了!彭斯如此妄言,忽略了兩個基本事實。

第一,中國的發展主要靠全體中國人民自身的辛勤努力。在幾千年曆史長河中,中國人民始終辛勤勞作、發明創造,在苦干實干中創造機遇、贏得未來。

改革開放40年,從義烏的“雞毛飛上天”到溫州的“一家人”,從吳仁寶們的創業到袁庚們的魄力,從“蛟龍”入海到“天眼”探空,背後都是實干苦干托舉起來的不平凡。

第二,中國的發展得益於我們同世界各國的互利合作。中國始終不渝走和平發展道路、奉行互利共贏的開放戰略,致力於同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發展友好合作。

即便說到對華投資,無論是流量還是存量,美國也不是最多的,更遑論“重建了中國”。據有關統計數據,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華外國投資中,美資隻占到大約7%—10%。相反,美國從對華投資中賺了個盆滿缽滿。

更重要的是,持續穩中向好的中國經濟有力推動了世界經濟複蘇,有力促進了世界貿易發展,為各國人民帶來了發展機遇。

2013年以來,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持續保持在30%左右,始終居世界第一位,2017年更高達34.6%,約為美國的兩倍。

2011年到2017年,中國進口貨物和服務總額占全球的份額由8.4%增至10.1%,提高1.7個百分點,而同期美國則下降了0.5個百分點。

目前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共同建設境外經貿合作區80多個,為當地增加了24.4萬個就業崗位。

不管世界如何變化,中國將堅定不移地與國際社會一道,致力於構建新型國際關系,致力於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人類進步事業作出更大貢獻。

事實勝於雄辯,中國發展絕非來自別人的施舍和恩賜。任何人都阻擋不了中國人民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堅定不移地走下去,取得更大成就。任何人想歪曲事實都隻能是白費心機。

 25年來美國對中國做了什麼?

來源丨新華網

文丨陳江生

2018年10月4日,一個名叫邁克·彭斯的美國副總統在華盛頓發表的一篇講話中說:“正如特朗普總統本周所言,在過去的25年里‘我們重建了中國’”,聲稱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美國在中國的投資所推動的”。

事實真的如此嗎?毋庸諱言,美國人民在過去的幾十年里對中國是友好的,美國資本為了利潤對中國同樣是友好的,但是,美國政府呢?

為了扼殺中國的改革開放,迫使中國就美國政府的“範”,配合著經濟周期,1990年前後,美國政府率領仆從國對中國進行了大規模的經濟製裁,硬生生把中國的經濟增長率從1988年的11.2%壓到了1991年的9.3%。隻是因為後來壓不住了。中國人民依靠自己的耐力,改革開放的偉力,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魔力,把經濟增長恢複到了兩位數。美國政府才不得不放棄了製裁。

為了防範中國通過改革開放實現經濟的成長,美國政府想方設法阻止中國加入世界貿易體系,從成功阻止中國恢複關貿總協定締約國地位到為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設置障礙,硬生生把那一代中國回到世界貿易大家庭的談判者,從黑頭人變成了白頭人。

據統計,在中國入世的77次正式雙邊談判中,中美雙邊談判就高達25輪。而且,美國既是在商品準入和服務貿易方面要價最高的,又是強迫中國在入世協定留尾巴的談判方,也不知道為什麼到了彭斯嘴里,卻成了美國“促成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為了美國最狹隘的一部分人的利益,美國政府不斷通過其主導建立的國際體系從全世界吸血。中國的改革開放更是屢受其害。美國資本剪東亞“羊毛”的1997-1998年的東亞金融危機,不僅使中國經濟受到衝擊,還迫使中國金融改革不得不重新尋找方向。

由美國次貸危機發酵而成的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把世界經濟投入了衰退的漩渦,也一定程度地遲滯了中國的經濟發展。

2018年發起的對世界的貿易戰,則直接把中國作為重點進攻對象,試圖毀滅中國改革開放的成果。

即使是平時,在美國政府對中國的改革開放進攻的間歇期,美國政府也沒消停過。自1980年至2017年,美國共對中國產品發起284起貿易救濟調查,涉案金額累計327.2億美元。

在調查過程中,美方慣用替代國、分別稅率、公共機構、外部基準等不公正做法,對中國產品裁定畸高稅率,嚴重影響中國企業對美出口。

除了經濟手段,美國政府還在軍事、政治、宣傳等方面不斷給中國的發展製造麻煩,從國內國際兩方面不斷為中國的改革開放添堵。君不見,南海、台灣、西藏、新疆,君不見,周邊、國際組織、世界治理,美國政府什麼時候給過我們休息日。

這就是美國政府對中國改革開放的貢獻,不斷的搗亂,失敗,再搗亂,再失敗,直至把“美國第一”糟踏殆盡,直至把中國的改革開放練就金剛不壞之身。

 美國對華“門戶開放”政策的曆史真相是什麼?

來源丨新華網

文丨嶽斌

美國副總統彭斯先生在最近的演講中,一面指責中國的所謂種種“不是”,一面為美國對中國的所作所為評功擺好,其中說道:“當中國在其稱之為‘百年國恥’的時期遭受侮辱和剝削時,美國拒絕參與其中,並倡導‘門戶開放’(Open Door)政策,以使我們能夠與中國進行更為自由的貿易,並維護他們的主權”,似乎在我們中國的“百年國恥”期間美國沒有參與列強侵略中國的行動,相反,還積極主動地維護中國的主權。

曆史真相若果真如此,作為中國人的我們當然應該大 大地為美國點個讚。——但是,且慢。先不說中國在遭受列強的侮辱和剝削時美國並沒有像彭斯先生聲稱的那樣“拒絕參與其中”,例如,

如果美國沒有參與其中,1844年不平等的中美《望廈條約》是怎麼來的?

1858年不平等的中美《天津條約》是怎麼來的?

1900年八國聯軍隊伍里美國軍人的身影又是怎麼出現的?

我們這里隻說說“門戶開放”政策,是不是如彭斯先生所說的,是為了“維護他們的主權”。

我們知道,19世紀末,西方資本主義已經發展到壟斷資本主義階段,其特征之一就是由商品輸出發展到資本輸出,適應這種需要,甲午戰爭後,列強在中國掀起了瓜分狂潮,從1897年開始到1898年7月,德國強租了膠州灣,山東成為其勢力範圍;沙皇俄國強租了旅順口、大連灣及附近水面,東北成為其勢力範圍;法國強租了廣州灣及附近水面,廣東、廣西、雲南成為其勢力範圍;英國強租了威海衛,長江流域成為其勢力範圍;福建則成為日本的勢力範圍。

大家看,中國的戰略重地和人口比較集中、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基本上被瓜分完了。這里面的確沒有美國的身影。

這是為什麼呢?這是因為在資本主義列強的隊伍里,美國是個後來者。

18世紀末才建國的美國,最初的領土隻有位於大西洋沿岸的13個州,建國後領土迅速擴張,1861年開始為了把新增加州定為自由州還是奴隸州打了一場持續4年的內戰。內戰後一面重建,一面繼續領土擴張,到19世紀末成為世界強國,這時才有了力量和時間向亞洲擴張,1898年為爭奪菲律賓向西班牙開戰,雖然最後贏得了勝利,但贏得並不輕鬆。

到它想在中國動手的時候,一方面已經晚了,另一方面它並沒有挑戰英法等國的實力,無力虎口奪食,隻能另找地方,它看中了福建沿海的三都澳,這是個天然深水良港,一個美國海軍將領考察後認為“誰控製這個港灣,就可以控製整個西太平洋;美國如取得三都澳,太平洋就會成為美國湖”。

但是,同時看中這個地方的還有意大利,德國、英國也想染指,它們互不相讓,爭執不下,結果就誰也沒有得到。

可見事實是美國不是不想在中國占個地方,而是沒有能力做到,套用孟夫子的話,是“不能也,非不為也”。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退而求其次,為了維護它在中國的商業利益,提出“門戶開放”政策,其要點是:

(1)各國不得干涉其他國家在中國的勢力範圍和租借地的既得利益;

(2)各國對進入自己勢力範圍的他國貨物不得征收高於本國貨物的運費;

(3)“保持中國領土與行政的實體,保護各友邦受條約和國際法所保障的一切權利,並維護各國在中國各地平等公正貿易之原則”。

說白了,無非就是要求列強允許美國商品可以進入任何一國在中國的勢力範圍,同時也主張各國在華侵略權益利益均沾。

可見,“門戶開放”政策對英法俄日等列強的在華侵略權益沒有絲毫的威脅和觸動,對中國遭受的“侮辱和剝削”更沒有絲毫的減輕,美國提出“門戶開放”政策,關心的隻是它自己在中國的利益不受影響,彭斯先生自詡的“維護中國的主權”,充其量不過是美國不希望中國受到瓜分從而影響它在中國的利益罷了。

當然,我們要承認,比起那幾個國家來,美國的吃相相對要好看一些,但還不值得我們因此就對美國感激涕零吧。

 關於朝鮮戰爭,彭斯要補補曆史課

來源丨新華網

文丨李友龍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就美國政府的中國政策發表長篇演說時說:“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掌權之後開始了威權擴張主義。很難想象五年之前我們並肩作戰,而五年之後我們在朝鮮半島的山區和峽穀中交戰。我的父親也參與了那場自由之戰。”

這是嚴重違背曆史事實的。美國副總統真應該好好補補曆史課。

首先,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時新中國剛剛成立不久,中國共產黨要完成的任務是祖國的統一。當時蔣介石政權敗退台灣,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東南沿海地區準備解放台灣,何來擴張。

朝鮮戰爭是冷戰格局的產物,是冷戰造成了朝鮮半島的分裂,始作俑者當然是美國,分裂南北方的“三八線”就是美國人劃定的。戰爭爆發前,金日成和李承晚都提出了要武力統一朝鮮半島,李承晚叫囂的聲音強過金日成。

根據解密的蘇聯檔案,1950年1月斯大林邀請金日成來莫斯科商討朝鮮半島統一問題。1950年3月30日到4月25日,金日成在莫斯科訪問近一個月,斯大林三次會晤金日成,有關談話沒有記錄,但後來的行動表明斯大林支持金日成統一朝鮮半島。

第二,中國出兵朝鮮是因為美國人已經到了中國的家門口,中國軍民不得不起來保家衛國。朝鮮關系著中國的切身利益,關系著中國的國家安全。

朝鮮戰爭一開始,美國就迫不急待地參與其中,把這看成是“蘇聯發動全球性戰爭的第一階段”。1950年6月27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命令海空軍和美國武裝力量向南朝鮮軍隊提供援助。7月27日,美國人指揮的聯合國軍在釜山登陸,同時派第七艦隊進駐台灣海峽,阻撓新中國實現國家統一。

1950年9月30日,周恩來總理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慶祝國慶節大會上嚴正警告美國:“中國人民愛好和平,但是為了保衛和平,從不也永不害怕反抗侵略戰爭。中國人民決不能容忍外國的侵略,也不能聽任帝國主義者對自己的鄰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10月3日,周恩來總理又通過印度駐華大使,再次向美國提出強烈警告,表明中國的嚴正立場:“美國軍隊正企圖越過‘三八線’擴大戰爭。美國軍隊果真如此做的話,我們不能坐視不顧,我們要管。”“我們主張朝鮮事件應該和平解決。朝鮮戰事必須即刻停止,侵朝軍隊必須撤退。”

但美國政府低估了中國政府的意誌和決心,在中國人民國慶之時,麥克阿瑟下達了越過“三八線”作戰的命令。並把力量一直伸到中國的邊界上,與朝鮮接壤地區遭到美軍的轟炸。中國在考慮了18天之後做出最後出兵的決定,在新中國百廢待舉之時被卷入了一場戰爭。

試想,如果哪個大國占領了墨西哥,美國恐怕不到5分鍾就做出決定出兵了。

第三,美國人更不是為了自由而戰,為的是進行地緣政治擴張。朝鮮戰爭本來是朝鮮南北雙方為了國家統一而進行的內政,正是美國把此看成是共產主義的擴張而進行積極干涉,使戰爭擴大化為國際戰爭,造成了大量人員傷亡。

美國人所維護的韓國政權也談不上是民主的。1980年5月18日至27日在韓國學生和市民進行要求民主自由的示威時,正是在美國的默許下,全鬥煥調軍隊到光州,向示威人群開火,據官方報道,整個光州事件造成207人死亡,122名重傷,730名輕傷。這充分說明全鬥煥之流與樸正熙一樣,都是獨裁 者,而美國是維護這些獨裁 政權的後台。

英國學者保羅·約翰遜在《現代—從1919年到2000年的世界》一書中說:“朝鮮戰爭是20世紀一次典型的悲劇。戰爭因意識形態的原因發起。戰爭沒有達到任何目的,所有的後果都是事先沒有預料到的。”

朝鮮戰爭是當時國際局勢發展的結果,是外部強加給中國人的戰爭,正是美國人不遠萬里,跑到中國的家門口來威脅了中國的安全,中國才被迫出兵。彭斯所謂中國威權擴張導致朝鮮戰爭、美國人是為自由而戰的說法太可笑了吧。

來源:瞭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