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不畏浮雲遮望眼——經濟全球化趨勢不可阻擋

文/鍾軒理

進入21世紀以後,經濟全球化高歌猛進,自由貿易大步流星,帶來全球經濟繁榮、財富激增、民眾生活的普遍改善。然而,當前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單邊主義抬頭,挑起了與中國等多國的貿易摩擦,且來勢洶洶。日前,美國政府悍然宣布對原產於中國的2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進口關稅。美國副總統又公然恫嚇,“將征收更多的關稅,數字可能會大幅度增加一倍以上”,並為單邊主義、保護主義強詞奪理。美國的倒行逆施令一些人憂心忡忡,擔心經濟全球化可能走向終結。這個時候,登高望遠,撥雲見日,繼續倡導自由貿易和多邊主義,深化團結合作,加強全球治理,具有格外重要的意義。

一、經濟全球化已是發展大勢所趨

什麼是經濟全球化?目前並無統一的說法。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997年5月的報告給出的定義是:“經濟全球化是指跨國商品與服務貿易及國際資本流動規模和形式的增加,以及技術的廣泛迅速傳播和世界各國經濟的相互依賴性增強。”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說它是一個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經濟、市場、技術與通信形式都越來越具有全球特征,民族性和地方性在減少”。美國學者羅伯特·吉爾平說它就是“世界經濟的一體化”。

其實,一部蘋果手機的生產就是經濟全球化的生動縮影。美國博通的觸控芯片、韓國三星的顯示屏、日本索尼的圖像傳感器等,全球200多家供應商的零部件漂洋過海,湧入位於中國內陸的富士康工廠,由“打工妹”“打工仔”的巧手組裝完成,再飛往紐約、倫敦、東京、新德里、墨爾本等全球各地的“果粉”手中。

蘋果手機的前世今生展現出經濟全球化的基本特質,就是商品、資本、技術、信息等大規模地跨越疆界流動。沒有經濟全球化,就沒有今天全球市值超萬億美元的“蘋果帝國”。

經濟全球化是人類社會科技進步和生產力發展的必然結果。

18世紀中期,蒸汽機的轟鳴聲排山倒海,第一次工業革命到來,國際分工產生。英國曼徹斯特棉紡廠加工的已經是來自西印度群島、南北美洲的棉花。英國棉布成為人類史上的第一個全球化商品。

19世紀中後期,發電機、內燃機、生產流水線廣泛應用,第二次工業革命——電氣時代來臨。汽車、飛機、電報、電話顛覆了人們傳統的生活方式,“天涯若比鄰”成為現實。工業、商業資本向全球擴張,不同國家的生產、流通、消費環節更緊密地結成一張大網,催生了第一次經濟全球化浪潮。

1870—1913年,全球貿易額實現翻番。兩次世界大戰和大戰之間的經濟大蕭條使經濟全球化進程遭受重挫。二戰後,各國通過締結多邊條約調整國際經濟關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國際複興開發銀行、關稅及貿易總協定三大支柱撐起全球自由貿易體系。各國政府因時而動,製定方便資本、技術、人員等跨境流動的政策,提高了全球市場一體化水平,經濟活動深入交織、融合。

20世紀70年代以後,信息技術革命成為第三次工業和技術革命的核心,徹底改變了傳統經濟運行模式,催生了數字經濟等新經濟與社會發展形態。人們仿佛生活在一個相互為鄰的“地球村”了。

盡管早期經濟全球化伴隨著殖民主義的擴張與掠奪,帶給人類的不都是“糖與蜜”,也有“血與火”,但從客觀上看,經濟全球化進程極大促進了人類社會的發展,比如,財富逐步增長,貿易與投資活躍,絕對貧困人口減少,預期壽命增加。1970—2017年,以2010年不變價美元計算,全球GDP總量從不足20萬億美元升至80萬億美元。同期,人均GDP從5185美元升至10634美元。全球貿易額在GDP中的占比由26.72%升至2017年的56.21%。直接投資淨流出從130.4億美元升至1.525萬億美元。1981—2013年,全球貧困人口比例已經由42.3%下降至10.9%。而據世界銀行預計,全球85%的人口預期壽命可達60歲,是100年前的兩倍。

目前,人工智能、大數據、量子信息、生物技術等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正在積聚力量,催生大量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給全球發展和人類生產生活帶來更多意想不到的變化,有力推動著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

二、美國越來越成為經濟全球化的“攪局者”

從世界範圍看,美國一直是經濟全球化的最大獲益者。從實現工業化,到躋身世界列強,再到成為全球霸權國乃至唯一霸權國,每一步都與經濟全球化發展密不可分。美國作為第二和第三次技術與工業革命的核心國家,占盡先發優勢,獲利豐厚。1894年,美國工業產值躍居世界首位。20世紀20年代進入所謂“黃金時代”,十年內經濟增長高達42%。工業產值已占全球半壁江山。1924年,美國更掌握了全球約一半黃金儲備,國際金融影響力極大提升。冷戰結束後,美國GDP總量持續增長。以2010年不變價美元計算,1990—2017年,美國GDP總量從9萬億美元升至17萬多億美元。同期,人均GDP從不足3.6萬美元增至近5.3萬美元。二戰後形成的美元霸權,不僅為其帶來持續不斷的經濟利益,也成為美國在需要時轉嫁危機的工具。

幾年前,美國還有“拒絕全球化就是拒絕太陽升起”的浪漫說法,而今天美國政界卻有人聲稱,“全球化帶給美國千千萬萬工人的隻有貧窮和悲傷”,“完全消滅了我們的中產階級”,今後“美國主義而不是全球主義將成為我們的信條”。美國一些政客更質疑、批評經濟全球化,將其說成是本國產業“空洞化”、工人失業、收入減少的罪魁禍首,汙蔑中國“對美國經濟的長期健康和繁榮構成嚴峻威脅”。美國政府在全球範圍內四處開火,高砌關稅壁壘,架空世界貿易組織,挑戰自由貿易規則。近日美國副總統在演講中,一方面“要求北京打破貿易壁壘,履行貿易義務,就像我們一樣,全面開放經濟”,另一方面自己又大搞保護主義,比如“強化了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提高我們對中國投資的審查”。在同一演講中如此自相矛盾,簡直神邏輯!

美國和中國分別是世界第一、第二大經濟體。2017年,兩國GDP合計占全球總量的近40%。中美還是全球最大貨物貿易國,並互為最大貿易夥伴,2017年雙邊貨物貿易額高達5837億美元。美國在世界第一、第二大經濟體之間肆意挑起貿易戰,本身就是違背自由貿易規則、破壞經濟全球化進程的行為。

美國難道不了解自由貿易的好處,不明白當今世界沒有中國參與就沒有真正經濟全球化的道理嗎?非也。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爆發,愈演愈烈,殃及全球,釀成國際金融危機。美國政府束手無策,狼狽不堪。七國集團里的“小夥伴們”也是自顧不暇,彷徨無措。這個時候,美國一改居高臨下的做派,放下身段,主動找到中國協商,提出召開G20峰會,研討對策。為什麼是G20而不是G7?顯然G7已力不從心,而G20中有中國在內的一批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G20應運而生,成為全球經濟治理的主要平台。事實證明,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為世界經濟的恢複做出了卓越貢獻。而美國也借助這個平台,快速走上複蘇之路。2010—2017年,平均經濟增長率超過2%。

然而今天我們看到的是,美國“人一闊臉就變”,過了河就拆橋。烏雲壓頂時,拉貿易夥伴“同舟共濟”,盡享經濟全球化與自由貿易之利益;雲開霧散時,卻反顏相向,手推腳踹,“同舟共擠”,還把破壞自由貿易的髒水潑向他人。美國這種做法的背後無非就是“美國第一”的獨霸私心作祟。何為“美國第一”?通俗地說,就是美國在世界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想怎麼做就怎麼做。為此,美國會六親不認,毫不猶豫地用包括貿易在內的任何手段打擊對手。無論是冷戰時期的對手蘇聯,還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盟友日本,抑或今天的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等,無一幸免。

當然,這不是美國第一次“變臉”。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美國經濟繁盛一時。1923—1929年,年均經濟增長率近4%,在資本主義世界工業生產中占比已達48.5%。時任總統為柯立芝,史稱“柯立芝繁榮”。但是,由於美國部分產品外銷不暢,進口商品成為“替罪羊”。1930年,美國實施《斯穆特—霍利關稅法》,提高了兩萬多種進口商品稅率。平均關稅水平由1929年的40.1%升至1932年的59.1%。結果卻是美國出口總額從約52億美元跌至16.5億美元,拖累全球貿易總額大幅縮水,從360億美元降至120億美元。美國經濟大蕭條加劇,並招致其他國家報複,全球經濟、政治危機加深。“而這場世界經濟災難在德國孕育出了希特勒的納粹統治,在日本則催生了對外擴張的軍國主義”。羅斯福實施新政,不得不重歸自由貿易之路。這大概是美國不願提及的一段家醜。

如今,美國從經濟全球化的倡導者一夜之間“變臉”為攪局者,主要原因是它認為當下經濟全球化已不能維護其壟斷地位和超額利潤。

貿易戰沒有贏家,也必將殃及池魚。2017年,大病初愈的全球貿易增長在六年後首次超過經濟增長,剛剛扭轉頹勢。全球主要經濟體同步複蘇勢頭也需要穩固。美國政府打著“保護男女勞動者、農民、農場主、企業,以及我們國家自身的利益”的旗號,不顧國際國內絕大多數反對意見,執意違反世貿組織規則,是在逆經濟全球化的潮流而動,其結果會破壞全球產業鏈的順暢運轉和國際分工體系,給全球貿易帶來重大負面影響,最終也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損人不利己。美國的現行做法,正在重蹈上個世紀30年代的覆轍,必定會給全球經濟政治安全帶來危害。

三、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堅定捍衛者

美國政客妄稱中國倡導經濟開放和全球化是個“笑話”,在搞“掠奪經濟”,還說中國采取了無數不公平的政策和做法,美國吃虧了。如此狂言瞽說何其荒謬!

中國實行對外開放,特別是加入世貿組織以來,在把握自身難得發展機遇的同時,為全球經濟發展與治理作出的貢獻有目共睹。

積極參與做大全球經濟貿易“蛋糕”,與貿易夥伴各得其利。2001—2017年,中國的貨物進口年均增長13.5%,是世界進口增長速度的兩倍,服務貿易進口年均增長16.7%,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7倍。2017年,中國已是全球最大商品貿易出口國和第五大商業服務出口國,出口值分別達22630億美元和2260億美元。在相互投資方面,2017年,中國是全球第二大外資流入國和第三大對外投資國,總額分別達1360億美元和1246億美元。目前,中國已是世界上120多個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其中,前十五大貿易夥伴吸納了中國出口總量的近70%,8個國家和地區保持對華貿易順差。此外,亞洲、拉丁美洲、非洲等許多發展中國家對華貿易也長期保持順差。如果中國對貿易夥伴搞所謂“掠奪經濟”,怎麼會有這麼多國家和地區願與中國做生意!如果中國的貿易行為是“掠奪性”的,那麼大多數國家怎麼會保持對華貿易順差!

切實推動貿易便利化,擴大開放。20世紀90年代,中國平均關稅水平為43%,入世後降至9.7%,目前保持在3.54%的低水平。特別是中國對最不發達國家給予了97%的稅目免關稅待遇,成為最不發達國家最大的出口市場。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每年編製的“貿易便利化指數”的11個指標,2015—2017年,中國在信息獲取、公平管理、申訴程序等重要方面取得進步。今年以來,涉及製造業、服務業和日常消費等領域的重磅舉措接連出台,擲地有聲,目的就是放寬市場準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營商環境、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擴大進口等,打造順應經濟全球化趨勢的更高層次、更高水平的開放型經濟。中美貿易戰形勢尚不明朗,但特斯拉、百事、巴斯夫、寶馬等跨國巨頭仍堅持看好中國。今年11月,將於上海舉行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正是生動展示中國繼續擴大開放意願和信心的窗口。

支持完善全球自由貿易體系。2010年4月,中國在世界銀行投票權從2.77%提高到4.42%,超過德國、英國、法國,居美國、日本之後,成為世界銀行第三大股東國。2016年10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認定人民幣為可自由使用的貨幣,加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權重為10.92%,在美元41.73%、歐元30.93%之後居第三位,超過日元和英鎊,對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改革及全球經濟影響深遠。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第一個由中國倡議設立的多邊開發金融機構,並與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緊密合作,為推進亞洲各國互聯互通,加快經濟一體化進程提供融資支持。成立不到三年,已擴員至87個,在印度、菲律賓等國的項目穩步推進,迅速獲得國際社會廣泛認可。中國堅定遵守和維護世界貿易組織規則,支持開放、透明、包容、非歧視的多邊貿易體製。

至於說中國在中美貿易關系中占了美國便宜,則更是站不住腳。中國入世後,中美雙邊貿易額大幅提高。2001年,中美貨物貿易額為1215億美元,2017年為5837億美元。從投資回報角度觀察更為清楚。2001年,美資企業在華銷售額隻有450億美元,2016年,這一數字即高達6000億美元。由於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巨大的消費潛力,不少美國企業通過中國市場獲得發展,甚至得以“續命”。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破產重組的美國通用汽車,其海外市場的45%依靠中國。在華兩家合資企業2017年共實現利潤279.9億元,通用集團從中分得133.3億元利潤。同期,通用公司全球經營業績則為虧損。美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有關研究認為,如果中美貿易摩擦持續加劇的話,美國將會損失大約100萬個就業崗位。

入世以來,中國和包括美國在內的全球貿易夥伴一同成長,相互成就。無論是風和日麗,還是淒風苦雨,中國都和國際社會守望相助,不離不棄,為全球經濟的穩定和健康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這正是經濟全球化的要義所在。

如前所述,經濟全球化的推動力量是人類社會的科技進步和不斷提高的生產力,絕不會依附於某些國家或特定人物,更不是誰的囊中私物,任由其予取予奪。當前貿易保護主義回潮等表現就像一股逆流,根本阻擋不了經濟全球化前進的步伐。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必過萬重山。

來源: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