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中提出「明日大嶼願景」的填海大計,頗有「新玫瑰園」的味道,透過斥巨資大興土木解決土地短缺,為市民安居及經濟發展帶來憧憬。可是,中短期而言,增建房屋仍然捉襟見肘,可出的招數有限。

  回歸前的千億元「玫瑰園計畫」,包括新機場十大核心工程,展示政府投資跨越九七的決心。今天本港雖然沒有九七信心問題,但是社會上尤其是年輕一代,不少卻因為樓價高昂而對前景迷惘,有物業者和沒有物業者的財富差距大幅擴闊,青年不止「上車難」,就算勉強做了業主,供樓負擔之重又令自己成為「樓奴」,成為青年「向上流」的重要障礙。

  土地短缺不但影響市民安居,而且成為吸引投資的瓶頸,「明日大嶼願景」計畫展示政府不惜斥資四、五千億元,填海一千七百公頃建立三至四個人工島,透過鐵路和公路連接港島和大嶼山,如果結合東涌、欣澳和屯門龍鼓灘的填海土地,合共有二千一百公頃,野心很大。這不止是一個土木工程,還是一個建設信心和希望的工程。

  填海建屋 恐難如期

  面對填海可能出現的爭議,林鄭月娥甚至不惜拋出重話:「不做明日大嶼,有愧下一代。」

  但是,這個計畫產生爭議和可能面對司法覆核,以回歸以來港珠澳大橋等大型工程的經歷來看,卻非杞人憂天。根據當局現時構思的進度,第一個竣工的人工島迎來第一批住戶的時間表,都要訂在十四年後,中間橫生的枝節可能令落成日期要更久,最後完成可能起碼要三十年。

  比起規劃署當初在《香港二〇三〇+》提出東大嶼都會計畫的構思,政府今次不但把原先計畫的一千公頃填海地擴大七成,而且把計畫進度提前五年。林鄭月娥昨日進一步表示,希望透過新科技進一步加快工程進度。工程能否如期完成,本已成疑問,要加快就難度更高,即使排除萬難如期落成,也未及解決中短期「樓荒」的「近火」。

  東大嶼填海畢竟是遙遠的大計,面對住宅單位供應經年不達標,尤其是公營房屋新增供應未來可能大幅減少,令輪候公屋平均時間比現時的四點三年還要長,當局如急民所急,須同時大增中短期的房屋供應。可是,《施政報告》提出的一些方案,卻未足以讓人有解決樓荒的信心。

  餅不夠大 顧此失彼

  《施政報告》所提出較有新意的舉措,是鼓勵公屋和居屋的長者寬敞戶「大屋搬細屋」,公屋長者搬細屋後可終身免租,而先由房屋協會試辦的居屋長者,可以免補地價賣大屋買細屋,以騰出大單位應付大家庭需求。但是,這些計畫只是騰空了多些大單位,整體供應數量沒有變化。至於活化工業大廈做過渡性房屋,根本無法為輪候公屋者提供大批居所,只是權宜之計。

  至於透過「土地共享」的公私營合作計畫,利誘發展商釋放所持農地建屋,額外地積比由公營房屋和私樓七三分,由於要視乎發展商和社會的接受程度,能否短期成事難料。

  一些進行中的計畫,林鄭月娥自己都承認遭遇甚多掣肘,提出了十年的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至今未正式收地,二百一十幅考慮改變規劃用途以建屋的土地,大部分都遭受區議會反對。

  政府東拼西湊都無法找到足夠的土地,這塊餅本來就不夠大,《施政報告》還將公私營住宅單位比例要由六四比改為七三比,等於減少私樓供應量,令私人住宅樓價和租金更難下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