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過兩屆黑盒劇場節的香港話劇團,今年首度與西九文化區合作舉辦《香港國際黑盒劇場節》(下稱黑盒節),由今日(10月11日)起戲劇迷可以欣賞到四齣來自不同地方的實驗劇場,劇情創新又貼近生活,充滿新鮮感!

  提及黑盒劇場,公眾可能仍有點陌生,但或許會聽過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表演場地的黑盒劇場,或者是JCCAC、香港話劇團設有的黑盒劇場等等,其實黑盒劇場並非單指表演場地,更廣義的意思是在一個空間演出小型或實驗性戲劇,而空間運用具高度彈性,舞台位置和觀眾席等可按演出需要而變化,現在更強調與觀眾的互動性,甚至邀請素人參與其中,打破舊有劇場的框架,帶來嶄新的體驗。「素人」元素亦是黑盒節的焦點之一,打頭陣的《美好的一天》劇場,由北京的新青年劇團創作,找來十九位素人分享其「美好的一天」真實經驗,觀眾可任意挑選聆聽,自主性高。

  黑盒節搞手之一的香港話劇團,與澳洲post合作帶來《伊狄帕斯.豬亦拍屍》實驗劇場,亦招募二十五位素人與飾演Professor Mish和Professor Zoë的文瑞興和郭靜雯兩位專業演員同場演出,玩串多齣經典戲劇中關於死亡的台詞和情節。文瑞興解畫,它不像傳統話劇有一個很強的故事結構,然後演員代入角色,反而着重與觀眾作即時的互動和交流,這需要兩位演員之間有高度的默契、節奏和能量發放,這個範疇屬於新嘗試,而與素人合作令她倆既期待又緊張。「每晚有二十五位從未或很少接觸戲劇,甚至未踏足過舞台的素人來參加,我們要熟習整個流程,給予未受過戲劇訓練的素人充足的指示,明白如何去演繹和了解對白,安心表演。每一個下午我們排練三個小時,晚上即刻演出,我從未試過這樣的形式,期待箇中的挑戰性。」由於沒長時間排練,兩位演員預計台上會發生許多難以預計的可能性,屆時要發揮執生本能,「發生的即時反應能令整個演出更『有機』和生動,相信觀眾和我們一起經歷這劇時,會覺得很刺激。」

  黑盒節另一吸引之處,是四齣實驗性戲劇的題材大膽,卻偏偏又貼地,使人看得過癮,又不失親切感。當中,意大利Motus的《中性》,著名戲劇演員Silvia Calderoni八十分鐘的獨腳戲,便教人反思「跨性別」這社會議題。至於《伊狄帕斯.豬亦拍屍》主題圍繞人生課題之一的「死亡」,舞台尺度玩很大,演員會搞到全身血淋淋,細膽人士可能會被嚇倒。文瑞興劇透:「開頭的十分鐘,兩個角色會互相廝殺和打鬥,不斷死亡、自殺或互殺對方,涉及大量動作和體能。因此請了專業人士來教我們如何安全地在舞台上打鬥、跌倒和做一些危險動作。舞台上也會出現大量『血液』,在濕漉漉的地上演戲,也是一大挑戰。」創作人Mish和Zoë某天發現被視為Universal的傳統劇場,都是白人創作,質疑這非真正的Universal,相反「死亡」卻跨越國籍,是人人平等、都需要面對的,於是花大量時間搜集關於經典戲劇有關死亡的對白和劇情,創作出《伊狄帕斯.豬亦拍屍》,借此思考死亡。

  劇中運用大量經典對白,例如《哈姆雷特》的「死了,睡着了,睡着也許還會做夢」,也有《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眼睛看你最後一次,手臂抱你最後一次」,翻譯此劇本的著名編劇甄拔濤透露,劇本在用語上,有些文化元素只有澳洲人明白,因此翻譯時下了不少工夫,把部分文字轉為貼近本地的用語,讓公眾更易明白,例如她們說了「The Great White Plays」,意指大部分經典都是白人男人寫的,他最後翻譯為偉大的白人作家,讓港人更易理解。血、打鬥,甚至「死亡」也許是幌子,編劇甄拔濤認為此劇其中想表達的訊息和殖民主義有關,「Mish和Zoë認為殖民主義包括文化殖民,涉及一些西方經典。我覺得他們在問一些問題,例如為何一定要去閱讀這些經典,是否沒有我們的文化和藝術呢?是否這些經典才稱為High Art,我們就沒有自己發聲的空間或作品呢?連死亡這麼貼身的經驗,也要這些經典作家去指三道四,而沒有自己的感覺嗎?」

  壓軸登場的是由社會學家Milo Rau執導的《五段小品》,題材同樣具挑戰性,受到高度關注。創作靈感源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比利時發生的連環殺童案(Dutroux Affair),由比利時最不光采的事情重現當地重大歷史,同時探討兒童的感受、知性和行動的極限。此劇大膽地起用了七位十三歲以下的小演員,飾演兇手Marc Dutroux的父親、警員、遇害者以及受害人父母,背後蘊含Milo Rau關於教育的想法。這要由名字《五段小品》解構,早於一百年前,俄國作曲家Igor Stravinsky創作《五首簡易小品》(《Five Easy Pieces》),作為小朋友學習鋼琴的教學工具,此劇也特地分為五段,讓小朋友通過簡單的練習,由成人世界理解同理心、失落、服從、失望、反叛等意義,從而達到教育目的,相反我們作為大人看着這些小孩在台上逐步學習時,又會有何反應呢?以上種種問題,便留待各位劇迷親身入場感受和解答了。

文:Nancy 部分圖片:香港話劇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