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海產豐盛,特別是東岸靠近大西洋的大西洋四省(Atlantic Provinces),更稱得上是嘗鮮勝地,由龍蝦、生蠔,以至雪蟹,樣樣新鮮誘人,然而我們這次來到四省中的紐芬蘭和拉布拉多(Newfoundland and Labrador),卻將目標鎖定在肥美鱈魚身上,從出海垂釣到即席品嘗,絕對是一場「捕鱈成Joy」的難忘體驗!

  對於加拿大,很多人認定是探親目的地,但作為世界第二大國,當地從來不只得溫哥華或多倫多等華人聚居城市,像靠近大西洋的大西洋四省,便有壯麗景色和豐富自然生態,而四省之中,又以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景致最為質樸純淨,天然資源尤為豐富,在這裏長近三萬公里的海岸線上,除找到海港、峽灣等絕美風光,夏日時更可賞座頭鯨群、獨特的大西洋海鸚(Puffin)及北極飄浮至此的雪白冰山,惟來到入秋時分,鱈魚(Cod)才是海域上獨當一面的主角。

  原來由5月至10月的捕漁季,紐芬蘭地區的首府聖約翰斯(St.John's),都可看到漁民出海捕鱈的熱鬧場面,我這次在捕漁期來到,當不錯過精采「鱈景」,首天抵步即往Petty Harbour閒遊,在此看見漁船載着滿滿漁獲歸港,畫面已覺誘人,然而翌天轉移陣地來到Quidi Vidi漁村,才是最難忘野生捕獲的體驗。

  那天參加了QV Charters的垂釣之旅,只見船長Kevin和分量十足的「捕手」Noel外表輕鬆,對收穫似覺信心十足,果然遊艇出海只數海里,已是鱈魚出沒之地,此時Noel率先拋出魚絲,還以為要待上一輪,怎料轉瞬之間,肥美鱈魚已經上釣!眾人見狀立時興奮,紛紛輪流出手,同樣地,魚竿下水不久便即晃動,惟上釣容易收竿難,一條普通體重的原來已有七、八磅,有時「一竿三響」,着實不易撈起,我們在海浪中紮馬絞動絲線,才勉強把鱈魚拖至船上,眼見收穫不俗,大家便同意回航。沿途看過斷崖和漁村七色小屋,回到岸上就是嘗味之時,此時Noel又由捕手變身廚師,看他劏魚、下油鑊等技巧純熟,不消一會,新鮮熱辣的炸魚薯條己經上枱,咬上一口,確是鮮美得不得了,此時再配上以冰山泉水釀造的地道啤酒,正是人生吃過最滋味的一頓Fish and Chips!

  在聖約翰斯除了下海垂釣,上山同樣精采。當地的訊號山(Signal Hill),十六世紀起因在山上以旗幟發出航海訊號而得名,這裏在歷史上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既屬十七世紀英法為首的七年戰爭的終極戰場,二十世紀初,也是世上無線電通訊首次橫越大西洋的接收訊號地點。

  現在的訊號山,則已成為觀賞聖約翰斯美景的最佳位置,大眾只要登上最高點,即可三百六十度的環賞全城,不論是對出的海岸景致,或是停泊着郵輪的海港,以及山城中的色彩小屋,盡可映入眼簾。

  有興趣的話,可登上這裏的Cabot Tower,在這座為慶祝威尼斯航海家Cabot發現紐芬蘭新大陸四百年而建的古老塔樓購買精品,或是認識當地航海通訊的歷史,不然也可沿着步徑,從山頂直奔往臨近大海的崖底,欣賞更壯麗的大西洋景色!

  早說紐芬蘭和拉布拉多省天然資源豐富,原來當地除了魚產,還是天然氣、油田和礦石的產地,其中閃亮着像眩綠極光一樣的晶石Labradorite,更是這裏的特產。來到訊號山下的地質中心Johnson Geo Centre,便可以一窺其貌,兩層的展館尚有關於礦石、地質生態以至航天勘探的詳細資料,同樣值得細賞,不過對遊客來說,最具興趣的或許是關於鐵達尼號的展覽,不說不知,聖約翰斯原來是當年最接近鐵達尼號遇事地點的城市,只是由於救災設備不及鄰近另一城市哈里法克斯,才沒直接由此地派員拯救。現在參觀鐵達尼展覽,便可通過文獻和展品,以及關於冰山的介紹,了解意外的來龍去脈。

  參觀完畢,可到地面層的精品店購買精品,其中款式眾多的晶石價錢相當合宜,值得蒐集作手信。離開冰山形狀的地質中心,還別忘在館外跟代表該省的拉布拉多尋回犬和紐芬蘭犬雕像合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