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blogspot.com。

  第五十五屆台灣《金馬獎》完整入圍名單出爐,四次得到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的林強,今年再憑跟許志遠聯袂配樂的《地球最後的夜晚》(畢贛執導)入圍該獎項,延續《金馬獎》史上入圍該獎項最多次紀錄,這次面對雷光夏與侯志堅(《范保德》)、盧律銘(《小美》)等對手的挑戰,未知獎座最終花落誰家?

  以電子音樂、搖滾樂、台語歌起家的林強,於上世紀九十年代推出《向前走》、《春風少年兄》、《娛樂世界》三碟,是新台語歌運動的先鋒人物,其中《向前走》一曲早於一九九一年獲第三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實力備受肯定,後來碰上侯孝賢,轉戰電影配樂,最早獲得相關獎項的,是同為侯孝賢執導的《南國再見,南國》和《千禧曼波》,分別得到一九九六年第三十三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以及二〇〇一年第三十八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

  《地球最後的夜晚》可不是林強第一次跟內地八十後導演畢贛合作,後者二〇一五年嶄露頭角的《路邊野餐》電影配樂,正是出自林強的手筆,這趟能否讓林強再下一城拿下最佳原創電影音樂,得通過剛才提過的雷光夏與侯志堅、盧律銘,還有撈仔(《影》)、花倫(《大象席地而坐》)的關。

  跟林強不一樣,著名文學家雷驤女兒雷光夏,非《金馬獎》常客,只以由她負責曲詞與演唱的《第36個故事》,獲得第四十七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但曾到過香港演出的雷光夏,一直是台灣獨立音樂界不可或缺的重要名字。這次她以《范保德》入圍最佳原創電影音樂,並以歌曲《深無情》入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為該片執導的蕭雅全,正是《第36個故事》導演,雷光夏、侯志堅、蕭雅全等人再度搭檔,未知能否再下一城。《范保德》尚沒有在港上映,但樂迷仍可在多個音樂串流平台,欣賞其電影原聲大碟,其中幽淡微溫的《深無情》,是雷光夏的拿手好戲,而整張大碟的氛圍,還是很風格強烈的雷光夏。

  相對於入圍今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的全是中國導演(張藝謀、畢贛、姜文、萬瑪才旦、婁燁),入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製作團隊,則台灣成分很濃,除了《深無情》是雷光夏作品,好像顏正國執導《角頭2:王者再起》的《老大借過》創作人JV陳政文,是台灣饒舌歌手,他為該作注入嘻哈、電音和本土色彩;黃榮昇導演《小美》的《迴光》,由滅火器主唱楊大正演繹,這也是他繼二〇〇九年與鄭宜農合作的《莎呦娜拉》(出自電影《眼淚》),再次入圍金馬獎;徐譽庭與邱智彥聯合導演的《誰先愛上他的》,由台灣饒舌歌手李英宏製作電影原聲,糅雜電子樂風和上世紀七十年代的復古編曲,以《峇里島》入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戲中還有他跟萬芳合唱的《愛上你》。

  至於最為港人熟悉的入圍歌曲,肯定是劉若英執導處女作《後來的我們》中,由陳奕迅演唱的《我們》,該作由台灣知名製作人陳建騏作曲、編曲,葛大為填詞,還是很有台味。除了《我們》,電影歌曲還包括田馥甄(Hebe)《愛了很久的朋友》、五月天《後來的我們(眼淚未乾版)》、李劍青《平凡故事》,加上主演的井柏然和周冬雨,以及入圍最佳男配角的田壯壯,憑該片競逐最佳新導演的劉若英的導演首作,可說是群聲/星拱照了。對了,電影名字開頭的「後來」,不也叫人想到劉若英的首金名曲《後來》?

  「沒有句點,已經很完美了,何必誤會,故事沒說完」,陳奕迅在《我們》這樣唱,的確點出《後來的我們》題旨──看似最郎才女貌的一對,最後就是不能走在一起,明明以為仍然糾纏不清,其實故事已經完了──這才有了後來的我們,只是後來就沒有「我們」了。也望田壯壯得到最佳男配角,因為全片最動人的,就是田壯壯的黏豆包和給小曉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