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書作者梁光耀是大學講師,以推動香港哲學教育而知名。佩服他的志向,因為香港是文化沙漠,更加是哲學沙漠!

  為甚麼香港沒有出現哲學家,這是教育制度還是社會氣氛使然?這個問題存在於我入大學讀通識教育首次接觸哲學101課程之時,我曾經問過老師,有沒有香港哲學流派?現在我大概找到了答案,原因是我們沒有「批判性思維」傳統,我成長的殖民地年代,大家信服權威,今天年輕人堅持到底的反權威,大家都是不經邏輯推論去接受現象和事實,發展到這個地步,社會終於出現「球迷情意結」——舉個例,我中學年代的香港足球圈處於「撕裂」狀態,球迷大概分為「擁南躉」(南華會球迷)和「精工Fans」(精工體育會球迷),雙方不會客觀地欣賞「南精大戰」,總之我方得球就天經地義,對方得球就公理難存。我永遠覺得黃文偉腳法好過胡國雄,坐在隔籬那位肥仔同學就認為林芳基穩陣過仇志強。

  不是我們男生特別沒有「批判性思維」,女生同樣陷於「譚、張矛盾」,即是你當張國榮是偶像,譚詠麟就是反派,反之亦然。看,跟香港人談哲學,猶如去亞馬遜森林傳道一樣,非常之困難而又有挑戰性,所以我對香港的哲學傳道人十分支持,更難得的是《處世的哲學課──他人與社會的思考》的作者不以深奧晦澀的學術言詞談哲學,而是用散文筆法,加上生活化例子來描述做人處世必須掌握的三組共九個探討自我和人際間的問題。

  第一章《嫉妒》的引導句——嫉妒的唯一好處,就是讓我們知道甚麼才是理想的我。作者其實想說,消除嫉妒便可以令自己更加健全。怎能辦到?作者說了他的故事︰「……父母還認為,我(指作者)之所以『心胸狹窄』,是由於兩條眉毛生得太接近,於是強行將我眉心的眉毛拔掉。」當然,拔眉毛不是哲學的方法。原來作者表現「小氣」是因為家有四兄弟姊妹,大家相處之下互相「呷醋」,這便是嫉妒之心作祟。作者引用《作死不離三兄弟》的一句對白︰「若朋友失敗,我們會難過;但若自己失敗,朋友成功,我們更加難過。」點明嫉妒其實是很低級的人性錯誤,嫉妒不但令自己痛苦,更會破壞親人朋友之間的友誼。可以想像你不停的嫉妒兄弟姊妹,見到他們成績好過你,你不開心,見到他們朋友比你多,你又不高興,試問長此以後在這種氛圍之下成長,你估自己長大之後會有開心明朗、招人喜歡的氣質嗎?

  針對改善嫉妒心理的方法不是拔眉毛,作者指出,「將嫉妒之心轉化為提升自己的力量,當你擁有嫉妒對象的成就時,自然就不會嫉妒。」與此同時,你還建立自尊。何謂自尊?就是「真誠對待自己所產生的肯定力量。」接下來的一章是《自卑》,作者開宗明義的說︰「要自卑,當皇帝也會自卑;不自卑,做乞兒也不會自卑。」話說「自卑是一種很普遍的情緒,幾乎每個人都有自卑的時刻,因為只要跟人比較,就總有不如人的地方,若處理不當,自卑感就會加重,產生各種問題。」看看今天的香港,這一代明顯較過往的自卑。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我的成長時間,香港躍升為國際金融之都,備受國際稱讚,「香港奇迹」成為我們的外號,生於這個年代,我們這一代感覺良好,信心十足,「香港乜都有」是當年的豪情金句,大家相信香港還會不停超越自己,全世界的中心和焦點,差不多就是香港了。這種心理是與自卑相反,可是作者沒有着墨在這個地方,只是指出時下香港年輕人自卑的嚴重性,例如缺乏能力和成就感的人,會躲在家中成為宅男。

  自卑原非哲學常見問題。作者表示,不似嫉妒、恐懼、憤怒,好像沒有哲學家專門談論自卑,然而,作者詳細為我們分析自卑的種類和成因,並且指出,自嘲的幽默可能是化解自卑的解藥。自嘲是一種能力,你先要接納自己的弱點,認為你縱有不足但仍有獨特之處,你才可以對自己進行自嘲,否則的話,你很有可能因自卑而轉化為怨氣,輕則在網上隱名做「噴子」,周圍發泄不滿;極端的會成為社會破壞者,專去做「有破壞、冇建設」之事。

  作者為哲學傳道,言者諄諄,但望大家聽得上心。家長、老師平時不妨減少一點作業操練,閒來跟學生談哲學,不亦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