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半受訪者希望把地鐵逃票列入個人信用記錄

尾隨他人進出站、跳閘機和鑽閘機是最常見逃票行為



地鐵在很多城市是一種重要公交工具,為人們的出行提供了方便,但有些人坐地鐵卻不願“埋單”,總想逃票。日前,武漢地鐵運營公司在地鐵2號線街道口站開展票務稽查,兩小時內查獲59起逃票違規行為。

上周,中國青年報社社會調查中心聯合問卷網,對2009名受訪者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71.1%的受訪者遇到過地鐵逃票行為,其中,尾隨他人進出站、跳閘機和鑽閘機的行為最常見。57.0%的受訪者坦言遇到過大人教唆小孩子逃票的現象。55.2%的受訪者希望把乘客逃票行為列入個人信用記錄。

71.1%受訪者遇到過地鐵逃票行為

何姍在上海一家外企做市場調研工作,上下班高峰期碰到過鑽閘機和跳閘機逃票的乘客。“有的一邊鑽閘機還一邊笑,動作很是嫻熟,估計常逃票。”何姍表示,有些乘客專挑人多的時候逃票,“這樣地鐵工作人員看不到也不方便及時管束”。

北京市某央企員工程然然(化名)也目睹過乘客地鐵逃票行為。“有一次出閘機口,我感覺後面有人碰了我一下,我以為是小偷,回頭一看是個小女孩,緊貼著我一起出了閘機。女孩還回頭跟她媽媽打招呼,她媽媽很滿意的樣子,自己慢悠悠刷卡出來了”。

北京市某外企職員張小貝(化名)曾目睹一個男孩企圖無票偷出站,“他第一次沒成功,還對他爸爸說再試試。我還聽朋友說有人借助假的免票證件無票進出站”。

調查顯示,71.1%的受訪者遇到過地鐵逃票行為,尾隨他人進出站(50.4%)、跳閘機(48.2%)和鑽閘機(44.6%)三種行為最普遍,其他還包括:冒用他人優惠卡(28.1%)和偽造證件走邊門(12.3%)。57.0%的受訪者稱遇到過大人教唆小孩子逃票的現象。

程然然非常不理解為何一些父母教唆孩子逃票,“小孩子的價值觀受父母影響,這使他們從小就不辨是非對錯,以醜為美”。

“父母以為是占了便宜,實則吃了大虧。孩子從小就跟著逃票,以後犯的錯誤恐怕會更多更大。”張小貝認為,乘客逃票說明公民文明教育還不夠,公民素質水平還不高。

調查顯示,89.3%的受訪者坦言擔心地鐵逃票會使孩子從小樹立錯誤價值觀。89.0%的受訪者認為地鐵逃票行為體現了社會公德的缺失。

55.2%受訪者希望把乘客逃票行為記入個人信用記錄

調查顯示,64.5%的受訪者認為地鐵逃票讓乘客自身形象和素質受損,50.8%的受訪者認為影響地鐵的正常運行,45.3%的受訪者認為可能導致乘客受傷等意外發生,39.8%的受訪者指出這給其他乘客造成不便,33.7%的受訪者擔心會形成惡劣的風氣。

“坐地鐵逃票對個人的影響肯定是壞的,陌生人會鄙視這種行為,如果碰上熟人,比如同事甚至領導,更是有損自身聲譽,甚至影響職業發展。”何姍對記者說,早晚高峰時,鑽閘機、跳閘機的乘客很耽誤其他人的時間,“有一次前面的人突然就跳了過去,差點撞到我”。

“我不明白為什麼有人偽造證件逃票,如果人人都想著投機取巧,那社會秩序豈不是亂了套,也為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製造了不便。”張小貝認為。

如何治理地鐵逃票現象?調查中,57.9%的受訪者希望運營單位按線網單程最高票價要求逃票者補交票款,56.9%的受訪者建議針對逃票行為處以相應罰款,55.2%的受訪者希望把乘客逃票行為列入個人信用記錄,43.7%的受訪者建議對偽造、變造證件逃票,違反治安管理規定的行為嚴厲處罰,24.9%的受訪者認為地鐵運營管理可對逃票乘客進行教育。

何姍認為,地鐵票務信息應和個人信用記錄掛鉤,“這樣能有效遏製地鐵逃票行為,一旦被發現,逃票行為會一直被記錄,影響就職、升職加薪和貸款等等”。

“對於父母帶孩子一起逃票的行為,一定要進行及時的思想教育。”程然然認為,逃票的人想占小便宜,那就針對逃票行為進行一定的罰款,而不是補票了之,提高其違規成本。

張小貝認為,針對偽造證件、使用他人優惠卡等行為,一經發現要進行嚴厲處罰,可以進行一定的信息公開,以儆效尤。同時地鐵站可以播放讓大家文明乘車的宣傳廣告。

受訪者中,生活在北上廣深的占40.3%,其他一線城市的占29.1%,二線城市的占26.3%,其他的占4.3%。

來源: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