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大學以非聯招途徑,取錄國際預科文憑(IB)等海外資歷本地生比例按年上升,觸發教育界對大學收生機制的大辯論。有中學校長直指,隨着中學文憑試(DSE)考生人數持續下跌,學科更傾向以非聯招擇優取錄,要求適度調低DSE生入讀門檻,或設定聯招取錄比例。曾任港大副校長的學者程介明認為大學擇優取錄,坊間質疑影響社會向上流動是過度解讀。

  根據教育局的資料顯示,八大在一七學年經非聯招取錄本地生人數逾二千六百人,持普通教育高級證書文憑(GCE AL)及IB的人數比例約三成,共七百九十一人(表一)。收生最多的港大取錄逾三百人,中文大學及科技大學分別逾二百四十及一百二十人。

  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及科技大學在取錄GCE AL和IB本地生的學科,多屬文憑試收生成績高的「神科」(表二),如中大內外全科醫學,包括環球醫學領袖培訓專修組別在內的二百三十五個學額中,取錄六十七人,佔整體學額兩成八。科大工商管理學(環球商業管理)亦有兩成人是持GCE AL及IB的本地生。至於比例最高的科目則是中大環球商業學,GCE AL和IB本地生佔了一半學額。

  文憑試考生人數持續下跌,尖子人數相應下跌,今年在五科考獲5*級的考生僅約六百人,是歷屆最低(表三),而大學在學額及收生門檻不變下,持海外學歷的尖子便取而代之,成為個別學科的主要生源。據悉多個中學校長群組近日激烈討論,不少意見要求調整大學收生機制。

  香港中學校長會副主席鄧振強指,大學透過非聯招取錄IB等海外資歷的本地生有增無減,對聯招的文憑試考生不公,「某些科目明顯地出現傾斜,聯招取錄比例不合理地低」。他認為大學可適度放寬入學門檻,不應把成績視為唯一指標,「讀醫科為何非全部科目5**不可?實際上把門檻訂在可接受範圍內,同時考慮他們非學術表現,未必要滿分才能讀」。

  津貼中學校長會主席潘淑嫻亦認同,大學應研究合理的聯招取錄比例,「大學擇優取錄之餘,亦應有促進向上流動的社會責任」。她稱現時雖可透過校長推薦計畫,推甄非學術成就的考生,但名額相當少,大學收生仍以成績為唯一指標。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牽頭的智庫「教育2.1」,去年初曾發表報告,批評大學收生機制「純粹考慮考試成績」,建議一籃子考慮考生的學術成績、非學科表現、成長經歷、學校推薦及面試表現。

  不過,擔任「教育2.1」首席研究員的前港大副校長程介明,不贊成放寬入學門檻,或設立特定的聯招取錄比例,「如果非聯招的同學達到要求,為何大學不可以取錄多些?」他認為大學取錄更多非聯招,持海外資歷的本地畢業生,未必與文憑試尖子人數減少有關,而是院校擇優而取的結果,而院校主要考慮考生能力,而非他們所持資歷是本地抑或海外。

  對於坊間質疑大學取錄GCE AL和IB本地生,是影響社會向上流動,程介明認為是過度解讀,「我看不到有這關係或負面影響,不應該扯得太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