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三十二歲女補習教師周見盈涉嫌以十招虐打欠交功課的十歲小學生X,案件昨續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審訊,控方昨在庭上播放與X同班的補習同學Y向警方錄影會面片段,Y稱曾親眼目擊被告將X頭撞向牆,被告更一度揚言「打到好攰,唞下先,一陣間再嚟過」,梁文亮裁判官裁定控方表面證供成立。被告自辯時否認所有虐打X的行為。

  控方在庭上播放男童Y早前的錄影片段,Y與X是補習學校同學,並就讀同一所小學。Y指被告通話後問X「做咩成日欠交功課」,及後被告用文件夾的膠帶打X的頭部及雙手,並用手打面,以腳踢凳腳,使X連人帶凳跌倒地上。Y指被告當時說「打到好攰,唞下先,一陣間再嚟過」。事發時,Y坐在X旁邊,並指被告「佢打個陣關埋門,可能唔想畀人知」,又指X被打時「企定定」,「睇樣好似好大力」,X被打大約十五分鐘,當時「好多人留意住」。

  控方昨傳召X父母作供,曾兩度帶X到明愛醫院驗傷的X母親,被辯方質疑如何辨認出胸口上的紅印是由鞋印造成,X母親稱「個印係圓形,似個啲印」。其後父親被問及是否說過手傷不追究,因傷痕是被告責打頑皮的X造成,X父親說「係,因為老師教咗X三年,好信個老師,點估到會發生o依啲嘢」。被問及有否叫被告教訓X,因他常欠交功課,X父親答「沒有」。

  被告自辯時指X當日由父親陪同到補習學校,被告感奇怪因甚少見X父母出現,亦不會接送X上學放學。X爸爸向被告說「X三個月沒有交功課及默書成績不理想,希望老師可以教訓下佢」,被告認為X父親的「教訓」是想自己嚴厲地對X,便首先處理X的手冊。被告着X回課室並發現X至二月起沒有將功課紀錄在手冊內,更沒有老師以紅筆寫下的欠交功課紀錄,手冊內一片空白。被告將X書包內物品一併倒在枱面,只找到上學期的詞語簿,被告不斷問X「點解唔做又唔寫」,X並未有答覆,被告便在X手冊內寫「班主任︰ X三個月無寫手冊,請老師跟進,並叫同學幫忙寫手冊,請將三個月的功課交給X,讓我跟進,謝謝」。被告否認曾虐打X男童,只承認曾用膠條敲枱。

  案件編號 西九刑事 一九八七——二〇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