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聯合醫院前女副顧問醫生蔡自怡涉嫌於前年向女病人索取三千二百元,訛稱為購買「Cryoshape」冷凍儀器以進行去除瘢瘤性疤痕手術,但實際上有關儀器是供應商免費提供給醫院使用,事件被廉署揭發。女醫生否認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以及一項盜竊的交替控罪。該女病人昨於觀塘裁判法院出庭作供,辯方指蔡收取金錢只因情況緊急需幫病人向藥廠買儀器,亦指病人術後曾寫致謝信予蔡,信中讚揚蔡施術的專業水準及為她作出特別安排一事,使她不用經過冗長等候便獲冷凍治療。女病人則指自己只有簽署及寫下「Thank You(多謝)」兩字,其他文字均由母親的任職註冊護士好友代為草擬,對內容一概不知。

  現年三十歲的女病人蘇諾荇昨出庭作供,被問及會否懷疑為何需自費或蔡會否把三千二百元交到科力公司手上時,蘇稱自己當時只顧為手術事宜擔驚受怕,沒有閒暇去想蔡是如何得到該施術探針或任何金錢事宜,而且信任醫生故放心把錢交給她。但蘇稱如果當時知道該三千二百元並不是用來購買探針的話,則絕不會交出款項。

  辯方資深大律師清洪向蘇進行盤問時,蘇同意她原獲安排在二〇一六年二月十一日進行瘢瘤性疤痕切割手術,亦知悉如即日不能做手術需拖延數天甚至數月,而且焦急的蘇母曾說希望於即日完成手術,不想一拖再拖。蘇亦承認當天蔡曾說收取三千二百元是因她急於做手術而作買探針之用途,蔡亦曾說會交款項到科力藥廠,而蔡知悉她們欲當天做手術後便詢問探針能否即日送到,致電以確實探針在送貨途中,當天下午能進行該冷凍治療手術。故總括而言辯方稱,蔡曾告知蘇手術儀器的藥廠於手術當天暫停營業,但蘇決定如期進行手術,蔡才會向她收錢以幫忙盡快安排藥廠即日送手術需要用的探針到院。

  受瘢瘤性疤痕困擾多年的蘇指她曾到私家專科醫生求診,並得悉冷凍治療的療程,但因價錢過於昂貴而沒有考慮,手術當天首次得悉公立醫院有提供冷凍治療服務。控方則指出蔡曾向蘇展示冷凍療程單張,單張上列有供應商的銀行帳號戶頭及聯絡人電話,不必把金錢轉交至蔡手上,再代為轉交予供應商。蘇指蔡當日稱藥廠在農曆年假沒有營業,故需把金額交給她代為轉達,否則把款項先存入藥廠戶口的話,便不能即日進行手術。

  蘇與家人商量後決定付費進行冷凍治療,把現金放入白色信封並放心地給予蔡。但手術前後蘇亦未曾親眼目睹該探針,術後至今蘇仍未收到相關收據,而蘇希望得到收據以作保險申索。辯方則指科力曾發出電郵為姍姍來遲的收據致歉,而且電郵內容指科力向蔡查詢女病人姓名,將盡快發出該三千二百元探針的收據,蘇則指完全對此不知情。案件編號:觀塘刑事九六—二〇一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