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島日報報道)有精神科專科醫生指出,患過度活躍症(ADHD)的小童通常有專注力失調,現時「隔代照顧」兒童普遍,對缺乏知識及體力的祖父母或長者是百上加斤。惟現時社會缺乏對照顧者的情緒關注,對學習障礙兒童家庭支援不足,且兒童精神專科輪候時間長,令患者家人獨自承受沉重壓力,建議政府加快檢討有關問題。

  現時約百分之五的兒童會患上ADHD(又稱「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為本港普遍兒童精神健康問題之一,主因是家族遺傳。精神科專科醫生丁錫全稱,患ADHD的兒童智力正常,惟專注力不足,整日不停崩跳「無時停」,無法專心學習。患者需要服食藥物補充腦內的多巴胺,亦需專業訓練大腦執行能力,改善病情,但以往有不少家長認為兒童只是過於頑皮,而延誤診治。

  丁錫全表示,照顧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兒童家長,要在社交和繁重的學業上,時刻提點患者,惟經常擔心兒童被人標籤,或在校被人排擠,故不少家長會諱疾忌醫,而兒童經常反叛,令家長容易情緒波動,承受極度大壓力,在長期抑壓下,而累積負面情緒。他指出,現時「隔代照顧」兒童普遍,父母外出工作,將重擔交予祖父母或長者,對缺乏知識及體力的他們是百上加斤,建議照顧者應多向學校和社福機構尋求協助,以獲有效治療知識和照顧技巧,減輕壓力。

  惟丁坦言,照顧者尋求協助有一定困難,社會缺乏對照顧者的支援配套,以及對年長照顧者的協助,加上兒童精神專科輪候要達逾一年,「全港三百位精神科醫生中,僅不足五十位是兒童精神專科」,建議政府加快檢討,以免悲劇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