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年適逢「龍年效應」,參加統一派位的小一生增至逾三萬四千人,本來適齡生回升,對小學來說是好事,但跨境生源未見回升,卻令不少跨境生專屬校網內的市區學校,感到頭痛。有小學校長坦言,跨境生源跌幅較業界預期為大,若專網的市區學校不求轉型,收生情況只會愈見嚴峻。

  九月入讀小一的整體學生人口上升,但跨境生人數「逆市」下跌三成,僅二千一百人申請統一派位。教育局為跨境生而設的專用校網,學額不再虛位以待,僅提供二千一百五十六個分布七區的學額。值得留意的是,市區學校為跨境生預留學額大減。有小學友好坦言,市區學校大部分不是首屆便參與專網,而是看到專網在疏導跨境生源之下,能夠做到「北生南調」而加入,「他們雖然心明跨境生源隨『雙非零配額』在一八學年達至高峰後,始終會大跌,但想不到去年跌勢已很明顯。」

  友好分析,跨境生源對人口老化的地區,無疑是「久旱逢甘露」,但學校要永續發展,始終要靠自身變革,「比如浸信會天虹小學,當年也是專網的小學,幾年來打造為STEM與愉快學習並重的特色學校,備受本地家長追捧。」然而類似特例不多,個別地區如葵青,有小學恐現「收生懸崖」,「即是地區適齡小一生未跟隨全港增長,同時跨境生源大為收縮,造成兩頭不到岸的尷尬局面。」

  面對「收生懸崖」,友好認為當局推出類似中學「三保」政策,只是補救措施,「對於這些缺乏新發展區的市區學校來說,不能旨望幾年後生源大幅回升;較為務實的對策,應先在整個校網維持小班教學,以有效分配生源。」友好指類似做法在觀塘四十六校網曾推行多年,關鍵是區內學校願意共渡時艱。

  其次是開拓生源,友好指以往東涌與葵青區的小學,期望在港珠澳大橋通車後開拓珠海及澳門的港生生源,「但現實上珠海也受到『雙非零配額』影響,澳門生源相對有限,加上港珠澳大橋的跨境校巴安排仍未落實,故學校只能觀望。」

  隨着跨境生源不再,學校無論在招生策略、課程配套等,均需要有所調整,轉變難免帶來震盪,如何讓小學在相對平穩的狀況下渡過人口波動,值得當局及早籌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