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出台,由於涉及內地人員進入本港指定範圍執法,引起本港社會正反雙方熱議,反對者一定會以顯微鏡檢視,設法找出這個安排有甚麼違反《基本法》的地方,甚至可能訴諸司法覆核。不過,討論過程須正視高鐵對本港市民出入和經濟發展帶來的重大正面作用,在合法前提下找出靈活變通之道,發揮高鐵的最大效益。

  本港不惜動用八百億元興建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目的非只造就一個「快一點」的直通車系統,而是連結全國高鐵網絡,提升到一個全新級數的運輸生態,在便利民眾的同時帶來經濟飛躍。

  純粹從速度來看,由西九龍總站出發,高鐵十四分鐘可直達深圳福田,四十八分鐘可達廣州南站,長途車節省時間更多,八至九個小時已經可達上海和北京。如果坐飛機,雖然飛行時間較短,但是加上行李寄倉和安檢時間,還有內地空域管制問題,導致客機誤點情況「惡名昭彰」,顯然不及高鐵準時可靠及環保。

  經濟大引擎 莫淪大白象

  看高鐵效益,不能只看京滬穗幾個大城市和香港點對點節省的交通時間,要通盤看全國三萬公里高鐵網絡貫通的大小城市。在一地兩檢的安排下,本港高鐵可以到達的內地火車站數目將會以倍計爆升,乘客可以毋須轉車就來往本港和內地南北東西數十以至逾百城市,將來高鐵還可在「一帶一路」推動下延至東南亞及中亞等,本港甚至可以成為跨國鐵路運輸的終點站。

  高鐵不止方便港人來往內地探親旅遊,以及吸引內地遊客來港,如果結合本港的航空網絡,更可進一步方便外國和內地商人透過本港這個交通樞紐洽談生意。

  內地這幾年發展高鐵,一日千里,不少城鎮都爭取高鐵在當地設站,原因是交通一暢順就會帶來大量商機,令經濟飛躍發展,本港豈能逆勢孤立。

  駐軍為榜樣 減社會疑慮

  要高鐵為香港帶來最大的方便和商機,非要一地兩檢不可,因為香港不可能要求經停的每一個內地城市火車站,都特別設立一道出入境檢查關口。

  沒有一地兩檢,高鐵武功將廢九成,淪為八百億元大白象工程;故此,港府主動向中央提出一地兩檢安排,經過雙方商討,決定採用現時港方向內地租地深入內地執法的深圳灣模式,倒過來套用在西九,由內地向本港租地,在口岸區、月台和沿途車廂內都採用內地法律。

  美加、英國與法國和比利時都有施行一地兩檢,連不同主權國之間都可以有折衷安排,故此,與其像部分政黨條件反射式批評有關安排「割地賣港」,把問題提升到政治衝突的層次,不如從務實變通的態度出發,去確保有關安排不違反《基本法》,來回應社會轉變帶來的實際發展需求。二十年來駐港解放軍的克制,掃除了市民對香港回歸的疑慮,但願高鐵執法日後亦收到同樣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