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8年起坐落太古坊康和大廈的多用途藝術活動場地ArtisTree,最近搬家了,在康橋大廈築起了七千方呎新空間,今天(6月8日)重新開幕,《舞。師》、《La Traviata》、《Folk》和《Animatorium》幾個開幕活動,陸續有來。

  跟編舞家楊春江(Daniel),相約在ArtisTree康橋大廈新空間的入口處,他出任藝術總監的那場糅合現代舞蹈與多媒體的《舞。師》,為ArtisTree重新開幕打頭陣,於6月9日(六)及10日(日)演出──醒獅助興,場地開幕,不是最佳配搭嗎?走着走着,我們來到宛如由大量燈光變幻的盒子砌成的牆壁前,想不到原來內有乾坤,「這面『牆壁』還是一道門!」當時《舞。師》正在製作得如火如荼,他沒有為我們表演「芝麻開門」,盒子到底怎樣打(得)開,開幕之時自有揭曉。

  《舞。師》許多道具也不便曝光,但Daniel仍然拿出一個透明獅頭,親身戴上,他的表情動作都看得見。「平常我們看舞獅,師傅披上獅頭、獅皮後,做甚麼動作、內藏甚麼機關,我們都看不到。《舞。師》採用透明的獅頭、獅皮,觀眾可以看見真功夫,刺激得多,而且配合劇場燈光和影像,正好點出透視傳統舞獅文化、技術和美學的題旨。」

  《舞。師》約有十六名表演者,其中八人為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的舞獅師傅,其他的包括現代舞者、Parkour舞者、鋼管舞者等等,現場亦有改裝鋼琴、高樁、高竹、以廣東大戲大花臉面譜設計的戲服,甚至擺出幾近失傳的「風水陣」,而愈來愈少見的大頭佛亦告登場,「今天舞獅已發展成一種競技運動,世界各地都有舞獅隊,多集中在技術訓練,其他傳統文化逐漸流失。」去年夏天開始埋首研究舞獅文化的他,讚歎舞獅師傅「舞」術高超。「話明『舞獅』,根本就是舞蹈,是一場很大型木偶戲的舞蹈編排,本身已經跨媒體,也是視覺設計和環境劇場,很值得帶進現代劇場,讓觀眾近距離欣賞。」

  Daniel不諱言,香港非常欠缺小劇場表演空間,「一來便是幾百人的場地,沒了讓藝團慢慢成長的階梯。而官方場地也較多限制,演出難以靈活調動。」新ArtisTree或能填充這類黑盒劇場的缺口。

  說起來,筆者曾在ArtisTree舊址踏過不少腳印,好像《宋冬:三十六 曆》、《M+希克藏品:中國當代藝術四十年》等等,最近一次採訪工作,是去年有淺田政志參展的《香港國際攝影節2016》,也曾在《書出愛心 十元義賣》「執」過不少好書。ArtisTree在舊址舉辦過不少大型展覽和活動,節目豐富又多元,全新ArtisTree則似乎以表演藝術為主軸,過去視藝美景會否不再?太古地產市場推廣總監馮小玲(Babby)着筆者不必擔心,稱ArtisTree多元節目依舊,同樣容納不同展覽和慈善活動,「我們仍然很歡迎展覽團體,今年就計畫舉辦兩個大型展覽。」至於是怎麼樣的展覽,Babby便賣關子,只透露接下來會陸續跟城市當代舞蹈團、香港國際鼓手節、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等合作。「我們的節目,已排到明年大半年了。」

  原來ArtisTree「搬家」之事,一直寫在太古坊重建項目的發展藍圖中,甚至早於2008年ArtisTree在康和大廈舊址啟幕之初,已預示了早晚會遷走,正式籌備新空間,則大概花了十五個月的時間。Babby坦言,從過往營運ArtisTree的經驗所得,加上與許多藝團交流接觸後,了解到本地表演藝術場地不足,尤其是中小型空間,新ArtisTree便發揮作用,為藝術家提供發表作品的平台,主要表演空間約三千二百方呎,備有專業舞台燈光設備、音響、影視器材,做足隔音,還設合共約一百二十人的兩套梯級式摺合座位,全企位的話,更可容納約三百人,而且表演空間沒有柱子,視野無阻無擋,也能讓不同演出靈活調動,幾個開幕節目的空間設計便完全不同,「表演藝術與視覺藝術最大不同之處,是表演團隊需要投放製作成本,到『台』、『燈』、『聲』的班底和設施,耗費不菲,新ArtisTree正好提供相關設備,降低藝團的製作門檻,原有資源便能更靈活運用。」

  ArtisTree日後節目和觀眾反應,大家可拭目以待,而幾場開幕節目的免費門票,已於五天內迅速派發完畢,為這個新空間的發展打下強心針,而公眾仍可參與由威爾斯國家舞蹈團藝術總監Caroline Finn教授的現代舞大師班、歌劇導演Nic Muni大師班等相關節目,報名登記:www.ticketfla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