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簡介)水月一(黃子翔),吸吮上世紀九十年代廣東歌的奶水成長,及後受外國另類音樂熏陶,近年回溯華語音樂。現於報章撰寫樂評,發現音樂汪洋浩瀚、個人才疏學淺。網誌:watermoonone.mocasting.com。

  陳慶恩和盧定彰,剛在《香港藝術節》的《世紀.香港》音樂會,聯同另一作曲家李家泰,寫下多首以香港詩歌、本土南音、客家山歌,甚至粵語流行曲為靈感的曲目。記得當時做了大量資料搜集和研究工夫的陳慶恩說過,還有不少「貨賣」,想不到那麼快就有新作,加上盧定彰、陳偉光、許子維、林子鈞的作品,在香港和聲的《當代合唱音樂沙龍(四):香港》饗宴樂迷。

  當香港和聲邀請陳慶恩、盧定彰為音樂會寫歌時,雙雙為《世紀.香港》創作得如火如荼,因為該場音樂會篇幅所限,陳慶恩無法讓最喜歡的蔡炎培和西西的詩作在台上演唱,其中蔡炎培的《弔文》對他尤其震撼,「第一次看這首詩時,想像不到一位香港作家會用這種語言寫詩。好像『然後是花,是路,是腳迹』,旋律已經出了來。」

  香港嚴肅文學作品入樂的機會不多,而過往本地作曲家若以中文入樂,往往由普通話主導,以廣東話歌唱十分鮮見,可想而知這方面尚有許多可能性和發展空間,「《世紀.香港》音樂會讓我重新思索這個情況。我會繼續Explore這種創作方法,即使沒獲委約。」

  陳慶恩續說,創作華語歌劇、華語清唱劇,是從西方而來的「橫的移植」,而非「縱的繼承」,創作人不應只靠攏西方合唱方式,而犧牲中文的語言特性,但實質怎樣解決,創作人全都只是摸着石頭過河,但先詞後曲可能是一個好方法。「這樣才能帶出文學訊息。」陳慶恩有此堅持,又因為創作經驗豐富,已開始發展出自己一套創作方法。

  在《世紀.香港》寫出《夜香港》和《搵兩餐》的盧定彰,將在《當代合唱音樂沙龍(四):香港》,給樂迷帶來取材自西西同名作品的《瑪麗個案》,這則短篇,也是他在《世紀.香港》醞釀創作階段接觸的。「起初想找一首英文詩,卻遍尋不獲。後來再看《瑪麗個案》,讀着讀着,愈來愈覺得適合。」

  《瑪麗個案》不是詩,引述的新聞報道正文僅得八句,每句一段,每段加上類似讀後感的註腳,內容隱喻香港回歸。「格式很有趣,可以看成全文有八個Episodes,每段各有Commentary。」他笑言散文難以譜成曲,音樂會上將有Narrator朗讀西西註腳,合唱團則歌唱八句正文。

  盧定彰在《世紀.香港》和《當代合唱音樂沙龍(四):香港》才首次創作合唱曲目,坦言挑戰很大,也很有樂趣。「《瑪麗個案》不是詩,怎樣取捨文字,是有一定難度。」

  在二〇〇〇年成立的本地室樂合唱團香港和聲,進行了一系列的《當代合唱音樂沙龍》,即將演出的是系列第四回,主題「根源」,呼應香港回歸二十年。香港和聲主席陳維寧(Linda),不諱言香港當代合唱作品難尋,這次找來幾位香港作曲家,沒有要求必須以香港文學譜曲,現在他們交出那些佳作,是始料不及。

  「雖然之前已把歌詞看了許多遍,但當收譜後正式歌唱,仍覺震撼。我們很熟悉西方音樂的布局安排,譬如四部合唱,但配搭粵語歌詞後,沒有流失廣東話獨特的音韻和聲律,實在難得。」但她笑說,唱廣東話很困難,好像發音有多個Component,變化很大,也有很多入聲字,需要歌者很大精神和心力付出。

  在《當代合唱音樂沙龍(四):香港》中,除了陳慶恩的《弔文》和盧定彰的《瑪麗個案》,還有許子維以三首唐詩入歌的《和聲粵樂》,陳偉光的《詩經之歌》藏有三首詩經作品,以普通話歌唱,還有林子鈞寫於十年前的《十年》和結合拉丁文詩歌和宋詞的近作《布蘭詩歌》,從古今中外的文學詩詞出發,各具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