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一適齡人口隨着「雙非零配額」,預計一八學年升至高峰後,便會掉頭下跌,不少學校已經未雨綢繆希望開拓生源,最近屯門有小學更因教師被要求跨境招生問題,教師與校方管理層在家長座談會集體抗議,事後經傳媒報道而曝光。程尚達同小學校長友好傾開,他認為今次爭議源於校長與前線教師,對收生推算的解讀有別,也反映區內學校對「收生寒冬」確有恐懼。

  前景解讀現分歧

  今次觸發爭議的是屯門的興德學校,校方被指要求教師到深圳關口與屋苑外派發招生傳單,引起多名教師不滿,事後教育局表明會嚴肅跟進投訴,指學校教職員的工作安排雖屬校本政策,但校方應按實際需要及教育專業原則,作合理安排。翻查該校在一五年發表《三年發展計畫》,提到入學率近年增加,但明言面對一八學年後「入學人數銳減,收生情況會緊張」、「鄰近屋邨人口老化及同區學校競爭激烈」的危機。

  有熟悉屯門區小學情況的校長友好指,興德學校雖是千禧校舍,硬件設施優於不少區內小學,但〇四年遷到新校舍時正值適齡小一新生低潮,「千禧校開在適齡學生最少的時候,確是有點失了預算,所以前任校長開始北上招生,久而久之成為該校的習慣。」友好指該校對北上招生甚為積極,不排除教師與校方對收生策略的理解不同而出現分歧,「有些教師會覺得以前不夠學生,北上招生是情有可原,但現在收生未到危機地步,有必要這樣『陰功』嗎?」

  防重演坐「過山車」

  以教育局對適齡升小人口推算,屯門區在一八學年達到四千五百人,翌年即減一成,至四千人,但其後會逐年回升,至二一學年更回恢至四千五百人的水平;反觀鄰近的元朗區,一九學年適齡小一生跌近千人,至僅五千人,二一學年僅回升至五千四百人,即一七學年的水平。友好指屯門雖不似元朗跌得「又急又應」,但「雙非零配額」後如何影響小一適齡人口,卻是不少校長揮之不去的夢魘,「沒錯這幾年是開到五班,但看看現在小五、小六僅一至兩班,便知在坐『過山車』,恐懼歷史重演。」

  現在的適齡人口高峰期對不少學校是「高處不勝寒」,兩大小學校長會表明要求下屆政府研究對策,包括考慮在小學實行「三保措施」,看來如何拆彈,將考驗下屆教育局局長的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