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甚麼都講究「潮」的年代,講幾千年前的青銅器似乎有點難懂。無可否認,青銅器是非常專業的領域,沒有下過功夫研究的確不易理解。不過,與承真樓負責人蔣靄玲聊天後,倒是發現了不少有趣的故事。

  「在商周時期,中國文明水準非常高,其中以青銅器為最有代表性物質文化,鑄造技術高超,在當時已經可以製造具功能性的器皿,像酒器,水平比西方文明高很多。近數十年中國的考古工作得到了很多新的數據,加上科技進步,中國學者在研究這方面比前人更多元化,也比西方學者更有發言權。」蔣女士創辦的中國文化研究組織承真樓,將與香港中文大學文化管理文學士課程,在11月4日(五)及5日(六),聯合舉辦《商周青銅器暨鑄造工藝研究研討會》,由十多位來自香港、內地、日本、歐洲等地的學者,分享近年國際上商周青銅器的研究成果。承真樓有心有力推廣中國文化交流,值得支持。

  雖然青銅器未必是大家熟悉的藝術品,不過青銅器在拍賣與收藏市場倒不算太冷門,國際大型拍賣行每一季度幾乎都有青銅器拍品,過去兩年一些內地與香港拍賣行也舉行了專場,如去年春拍香港嘉德的《震古爍今——沐文堂藏中國古代青銅器》,五十件拍品總成交一千六百多萬港元。有評論家認為以中國古代青銅器的歷史與學術價值,目前市場價格普遍被低估。不過正如所有藝術品,價值與價錢難以用簡單的標準衡量,何況贋品充斥,真假難分,價錢是高是低很難說準。中國青銅器拍賣的成交世界紀錄在二○○一年紐約佳士得拍賣會由一尊方罍創下,而這尊方罍在兩年前以私下成交的方式由中國湖南博物館買回,背後故事經歷一百年,曲折離奇,恍如電影情節。

  「罍」是大型酒器和禮器的統稱,而方形罍的鑄造過程比圓形的難得多,所以一尊保持良好、造型宏偉、飾紋精美的方罍十分稀有,在二○○一年以九百二十多萬美元天價拍出的《皿天全方罍》不僅具備所有以上條件,更因為這件國寶離奇「分身」,令它更添傳奇色彩:在一九一○年代,中國處於兵荒馬亂時代,一名農夫在河裏發現這尊《皿天全方罍》,不知底蘊把它運回家,消息傳開後一名古玩商人慕名而至,一看知道是寶物,馬上出價四百大洋收購,在當時四百大洋是天價,農夫心想這件東西一定很值錢,於是悄悄叫兒子把罍的蓋子拿到學校給老師看,老師也是識貨之人,馬上出雙倍價錢,兒子大喜之下奔跑回家,可惜遲來一步,古玩商人已經急急丟下錢抱走器身,從此這尊方罍身首異處,成為內地文物考古界的一大遺憾。

  器身經歷多次轉手,隔了幾乎一個世紀才在拍賣會上出現,當時內地博物館曾經出價,可惜與它擦肩而過,到了二○一四年再次出現,湖南省博物館牽頭籌款並與拍賣行商討,終於以私下交易方式成交,據說價錢高達二千多萬美元。《皿天全方罍》終於「合體」,回歸之日內地媒體爭相報道,器蓋放回器身的儀式更由多家電視台現場轉播。

  《皿天全方罍》的傳承故事固然傳奇,但其實每一件青銅器、每一件文物都是歷史的一部分,自有其精采之處。蔣女士表示,通過文物去了解歷史比單純依靠文獻更為客觀:「歷史書是人記載的,包含了許多個人觀點以及當時政治環境因素,但器物本身已經提供許多資料,我們可以從器物了解古代人類的生活和社會狀態,與文獻所載互相印證。過去四十年,中國在考古工作有很大突破,所以我希望通過每年一度的國際研討會來分享這些研究結果,讓更多人從不同學術角度了解考古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我認為香港要保持國際城市的地位,學術成就與教育水平是先決條件。中國目前是國際考古與文化遺產研究的中心,香港有地利優勢,可以藉此成為國際學術研究論文的發表中心。」

  有興趣參加研討會的朋友,可瀏覽承真樓網站:www.chineseculturalcente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