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作品,在本地舞台劇界少見,偏偏中英劇團在這個劇季,便作出嘗試,《多次元戀愛》取材自加拿大編劇約翰‧米爾頓(John Mighton)得獎劇作《Possible Worlds》,大玩平行時空,揭開科幻襯衣,卻見真摯愛情。

  「這套劇,集偵探、懸疑、科幻、愛情於一身!」賣花當然讚花香,導演黃龍斌一開始分享這套心儀劇作時如是說。平日也追看科幻片、科幻劇的他,早於六年前已接觸《Possible Worlds》的劇本,後來也欣賞過於劇場界Robert Lepage的同名改編電影。「劇中男主角George喜歡Joyce,在不同平行時空,無論她外表變成怎樣,不同的Joyce也不一定都認識他,他都一樣忠貞不二地愛上她。這一點,令我很深刻。」如果你是George,也會無論如何都找回Joyce,再愛一次嗎?他點點頭。「至少這一刻,我相信會這樣做。」他坦言近年本地劇團以社會、政治的作品為多,自己也導過不少,故想挑戰其他劇種。

  這套劇的翻譯張可堅,也是中英劇團總經理,他將於十月公演的《孔子63》,扮演正值六十三歲的孔子。當黃龍斌呈上《Possible Worlds》劇本時,他本來沒想過自己翻譯,卻發現每看一遍都有不同體會,便決定自己操刀。他回應黃龍斌關於《多次元戀愛》的愛情論。「真愛,無法代替,這在概念上是真確的,因為世上沒有東西是完全相同的,只是現實中往往不是如此,愛不了A,就試試B吧。《多次元戀愛》的George就不一樣了,無論去到哪一個平行時空,都只愛Joyce一個,在每一個世界都要找回她。」

  如果,命運能選擇--張可堅翻譯了《多次元戀愛》後,愈相信平行時空的存在性。翻譯上最困難的是甚麼?「概念吧,譬如『Possible Worlds』,我們譯做平行時空、平行宇宙,還是多重世界?這其實是一個概念來的,而劇中也有許多『Possible』的字眼提示。又例如『More Lives』,譯作『多些活力』可能比較順耳的,但既要強調『Lives』的感覺,我便以『多些生命力』代之,許多科學概念也要反覆理解。我寫過那麼多翻譯劇本,這次的改動算是很多了。」

  黃龍斌曾是中英劇團全職職員,現為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表演系講師,近年開始踏足導演領域,亦為中英劇團執導《搏命兩頭騰》和《戇大人》,張可堅坦言他與中英已有默契,他們也向對方投以信任一票,亦看出他不斷自我尋找,這次提出執導《多次元戀愛》,很快便一拍即合。

  為了抓住觀眾情緒,黃龍斌近日不停看鬼片和偵探片,鑽研一番,他不諱言,在舞台上難以呈現科幻世界,這套劇也要時空跳躍,如何在舞台表現出來,考驗他的功夫。「我會加入錄像元素。」以為事先拍攝,他卻指這種做法「太流」,反而會用上Live Feed,「這次大家會看見台上有許多部iPhone。」於是觀眾可以用不同視點觀劇,想法就更加複雜和天馬行空。「甚至有一幕是指涉天堂的。」張可堅接着補充:「我們的腦,包含整個宇宙,以及過去現在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