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程 介 南 : 我 一 定 要 報 復

( 星 島 日 報 報 道 ) 「 我 的 眼 淚 流 乾 了 , 我 的 仇 恨 已 入 骨 , 我 會 用 盡 半 生 的 精 力 及 時 間 , 去 討 回 公 道 。 我 要 所 有 出 賣 我 、 逼 害 我 、 威 嚇 我 的 人 , 要 付 出 代 價 。 無 論 將 來 的 結 果 是 怎 樣 , 我 誓 要 報 復 ﹗ 」 踏 足 政 壇 近 二 十 年 的 程 介 南 , 在 昨 天 被 定 罪 之 前 , 接 受 本 報 獨 家 專 訪 , 回 顧 過 去 一 年 多 的 心 路 歷 程 , 現 今 程 介 南 滿 腦 子 充 滿 的 就 只 有 仇 恨 二 字 。

「 我 有 做 錯 事 , 未 有 申 報 ASIA FORD 這 家 公 司 , 但 我 已 將 名 下 公 關 顧 問 公 司 關 閉 , 我 辭 退 了 立 法 會 公 職 , 甚 至 向 公 眾 公 開 道 歉 , 我 認 為 自 我 處 分 已 經 足 夠 。 現 在 我 剩 下 的 只 有 一 個 負 資 產 物 業 、 一 部 車 、 兩 頭 狗 、 一 身 的 債 務 , 及 在 背 後 默 默 支 持 我 的 女 人 張 專 。 」 程 介 南 兩 眼 含 淚 說 道 。

他 形 容 今 次 事 件 是 一 生 人 的 污 點 , 「 一 夜 之 間 甚 麼 都 沒 有 了 , 若 我 真 的 要 坐 牢 , 唯 一 令 我 牽 掛 的 就 是 張 專 , 在 我 人 生 最 落 寞 最 失 意 的 時 候 , 是 她 一 直 在 身 邊 支 持 我 、 安 慰 我 , 我 才 能 撐 下 去 , 她 對 我 的 一 切 , 我 實 在 無 以 為 報 。 」

曾 經 形 容 「 自 己 五 十 歲 「 衰 到 貼 地 」 的 程 介 南 , 在 短 短 兩 個 小 時 的 訪 問 中 , 每 當 講 及 自 己 的 前 路 , 自 己 的 境 況 , 過 去 一 年 來 的 慘 淡 日 子 , 都 禁 不 住 一 再 流 下 男 兒 淚 。 但 在 淚 水 的 背 後 仍 充 滿 仇 恨 和 k 屈 。

程 介 南 形 容 自 己 首 先 給 《 蘋 果 日 報 》 『 強 姦 』 , 然 後 再 被 廉 署 『 輪 姦 』 , 跟 像 慰 安 婦 一 般 , 被 帶 到 法 庭 上 任 由 人 喜 歡 玩 那 一 部 分 , 就 玩 那 一 個 部 分 ﹗ 」

他 說 自 己 曾 有 過 了 結 生 命 的 念 頭 , 「 我 真 的 想 過 自 殺 , 就 這 樣 結 束 生 命 , 但 我 知 道 這 樣 做 , 只 會 令 人 誤 會 自 己 真 的 有 違 法 , 我 便 放 棄 自 殺 念 頭 , 對 自 己 說 一 定 要 撐 下 去 , 直 至 還 我 清 白 。 」

程 介 南 引 用 了 前 美 國 總 統 克 林 頓 作 例 子 , 「 沒 有 一 個 政 治 人 物 , 可 以 捱 得 五 百 萬 元 的 調 查 , 只 要 有 錢 就 一 定 弄 到 東 西 出 來 。 」 程 說 ﹕ 「 人 治 人 固 然 令 人 不 滿 , 但 以 法 治 來 達 到 個 人 目 的 , 更 為 可 怕 。 發 生 在 我 身 上 正 是 這 樣 。 」

程 介 南 稱 他 一 直 深 信 香 港 的 法 律 是 公 平 公 正 的 , 故 他 一 直 抱 希 望 , 終 有 一 天 會 討 回 公 道 。 但 當 案 件 正 式 開 始 審 理 , 他 僅 要 求 一 個 雙 語 法 官 主 審 , 經 過 重 重 的 法 律 爭 拗 , 都 一 一 被 拒 , 令 他 的 信 念 受 到 動 搖 。 控 方 的 證 供 明 顯 前 後 矛 盾 , 疑 點 重 重 , 疑 點 得 益 本 應 歸 於 被 告 , 但 法 庭 仍 裁 定 控 方 表 面 證 據 成 立 , 他 現 在 只 好 作 最 壞 打 算 , 既 然 事 情 衝 他 而 來 , 他 避 不 到 , 又 鬥 不 過 , 他 只 好 向 惡 勢 力 低 頭 。

仍 堅 持 自 己 清 白 無 辜 的 程 介 南 , 憶 述 當 日 被 廉 署 人 員 拘 捕 帶 返 總 部 期 間 , 在 車 上 一 名 調 查 主 任 曾 對 他 說 : 「 你 對 傳 媒 話 你 五 十 歲 衰 到 貼 地 , 我 話 你 講 錯 , 我 同 你 算 過 命 , 你 五 十 五 歲 前 都 唔 會 有 好 日 子 過 , 你 間 屋 風 水 好 差 , 搵 人 搞 一 搞 啦 。 」

他 說 那 人 的 一 番 恐 嚇 說 話 , 他 一 句 句 都 記 在 心 頭 。 「 我 對 廉 署 的 仇 恨 , 就 像 深 淵 一 般 , 我 每 晚 都 睡 不 , 全 身 發 抖 出 汗 , 每 晚 都 想 如 何 去 報 復 , 我 要 他 們 為 自 己 所 做 的 事 付 出 代 價 。 」

程 介 南 說 自 己 最 感 慨 的 是 「 政 府 要 玩 一 個 人 , 是 多 麼 的 容 易 」 。 但 當 被 記 者 問 及 他 當 初 作 為 親 中 政 治 人 物 , 為 維 護 港 府 付 出 過 努 力 , 今 次 遭 檢 控 , 有 否 後 悔 自 己 的 政 治 立 場 , 程 的 回 應 只 是 謂 對 香 港 的 法 制 失 望 , 對 香 港 某 部 分 傳 媒 的 採 訪 手 法 感 到 失 望 。 被 問 及 胡 仙 及 黃 河 生 未 遭 檢 控 之 事 , 是 否 感 到 他 受 到 不 公 平 待 遇 時 , 程 介 南 卻 表 示 , 不 予 置 評 。

程 介 南 說 , 根 本 有 很 多 人 不 了 解 公 關 顧 問 這 個 行 業 , 所 謂 公 關 是 向 客 戶 提 供 顧 問 意 見 , 而 非 親 力 親 為 動 手 去 做 , 今 次 案 中 涉 及 康 體 發 展 局 , 他 在 整 件 事 中 只 擔 演 一 個 公 關 顧 問 角 色 , 以 專 業 的 見 解 向 康 體 局 提 供 協 助 。 程 反 問 究 竟 他 在 事 件 中 , 做 了 甚 麼 影 響 港 府 的 政 策 , 或 沒 有 做 甚 麼 而 令 政 府 哪 一 個 部 門 蒙 受 損 失 。

今 次 官 非 的 結 果 , 他 相 信 就 因 為 他 是 程 介 南 。 正 如 第 一 天 開 辯 護 會 議 時 , 代 表 他 的 艾 勤 賢 大 律 師 坦 言 : 「 我 雖 然 是 支 持 民 主 黨 , 我 是 投 李 柱 銘 一 票 的 , 但 你 放 心 我 會 盡 力 地 幫 你 , 我 知 道 正 因 你 是 你 , 而 受 到 逼 害 。 」

程 坦 言 今 次 的 官 非 , 令 他 明 白 到 甚 麼 是 真 正 的 朋 友 。 事 件 發 生 後 , 他 認 識 的 官 員 存 有 兩 極 態 度 , 先 後 有 五 名 署 長 級 官 員 , 親 到 他 的 寓 所 或 相 約 他 吃 飯 , 該 些 官 員 沒 有 理 會 自 己 的 身 分 , 都 給 予 他 支 持 安 慰 。 甚 至 他 的 政 治 對 手 李 柱 銘 , 亦 無 條 件 地 站 出 來 , 義 務 幫 他 進 行 爭 取 雙 語 法 官 。 相 反 與 某 些 政 府 官 員 在 街 上 相 遇 時 , 他 上 前 打 招 呼 , 卻 視 若 無 睹 地 轉 身 離 去 。 過 去 的 日 子 , 有 無 數 不 相 識 的 市 民 , 甚 至 神 父 、 牧 師 均 主 動 聯 絡 他 , 或 上 門 找 他 , 勸 他 信 教 , 希 望 他 心 靈 平 靜 , 或 叫 他 學 習 寬 恕 別 人 。 他 將 該 等 朋 友 的 名 字 , 已 全 部 紀 錄 下 來 , 他 日 必 會 好 好 答 謝 對 方 。


2001/12/21


程介南在一次聆訊後,遭一光頭漢鞭打。
 
Previous Month
十二月 2001
Next Month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所選類別:
星島社論   要聞港聞   財經新聞   地產新聞 
教育新聞   娛樂新聞   體育新聞   馬經新聞 
副刊新聞   中國新聞   國際新聞 
所有新聞
日期:
標題關鍵字:
內容關鍵字:
 
Search Tips : 每個關鍵字欄位各可輸入超過一個需搜尋之關鍵字,
  而每個關鍵字之間必須以 "+" 表示「和」的意思,"," 表示「或」的意思。